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李商隐诗《锦瑟》解读

2019-07-09

李商隐诗《锦瑟》解读

《锦瑟》解读买延波题记: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 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 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

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怅望千载,谁解义山悲?《锦瑟》诗千载难解,用心解读或闲来附会者诜诜。

今我来解,虽用心备至,但也可能沦为附会之说。 为了义山能少些悲恸,我暂逞一时之能为其抚慰伤口。

绘文如锦者曰锦瑟,瑟弦多而繁复。

试想当时有佳人弹瑟,声自哀而怨,义山多愁善感之人,岂能不心绪烦乱。

锦瑟借喻自己丰富坎坷的人生。

五十弦自是近五十载的伤心往事。

一弦一柱特指义山一生中一件很重要的往事。 弦即事,柱即对应的人或物。 首句的意思是:锦瑟无缘由地有五十弦,引起我近五十载丰富人生的伤心往事。

追思已逝的岁月,其中有一件事对我半百的人生来说,更是悠悠难忘。

究竟是什么伤心往事,让义山如此耿耿于怀呢?起句留下了悬念。

庄生梦蝶的故事出自《齐物论》。

这个故事在讲什么呢?有人认为是先得自由而后失去的惘然心情。

也对也不对。 对的是的确存在先得而后失的怅惘。

因为有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.但蝶的意象意味着什么?是简单的欣喜与自由吗?不是。

蝶破蛹而出,意味着重生。 重生的过程是生与死的抉择,不破则亡,破而生。 体会过生死的才能够齐生死。 惊喜之余,焉能无大悲痛。

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庄生晓梦迷蝴蝶了。

这是义山以庄生自喻,在梦的彼岸,体会了一次生死决别。

试想彼岸的一只蝶与义山这只蝶双飞双宿,是何其快哉!但觉而后知其梦也,梦醒了无路可走,阴阳终是两隔。 义山自是没有庄生豁达,悲痛难以附加。 望帝托杜鹃的故事,是杜宇禅让隐退,国破身亡,化鸟泣血,以示悲伤的事。

此种悲痛比化蝶之痛更痛,是一种无欢之痛。 义山在此类比自己痛上加痛。

因为先已有化蝶的视觉之痛,思绪又紧将自己引向泣血之鹃啼的听觉之痛。 义山的春心与谁共呢?无国亡身死,自是问君归期的佳人。 这颔联的意思是:我像庄生梦蝶一样梦到了你,到彼岸与你短暂相会,但未来得急畅叙幽情,就梦醒在痛苦的另一岸。

我醒了,但悲痛未绝,我的思绪又来到了杜宇的年代,我化作了杜鹃鸟,你看到我哀啼中泣出的鲜血了吗?归来吧!归来吧!颔联已初见眉目。 这颈联是纷纭的焦点。

沧海月明珠有泪是化用鲛人泣泪,颗颗成珠的故事吗?也许有影子存在。

但义山为什么不用南海而用沧海呢?沧海指东海,就算泛指大海,也是就东边海域的泛称。 那泣泪成珠与珠有泪是一个概念吗?我觉得有些牵强。

再看蓝田日暖玉生烟.义山师法杜工部,讲究音韵和对仗。 他前边化用人鱼传说,后面又怎么会对个物象之说。

庄生迷蝶、望帝托鹃、鲛人泣泪与暖玉生烟能协调吗?蓝田不可否认有产玉蓝田可能,也许义山当时也曾想到产玉的蓝田。 但我则认为蓝田是桑田,是一种意象叠加。 沧海对桑田,沧亦苍,译后为青,青对蓝,颜色对。 海对田,实物对。

沧海对蓝田,名词工对。 有人要说,义山为什么要用蓝,而不用红、绿、紫呢?我想这与蓝田产玉有关,借其意成其色。

再者玉色白,与蓝搭配最为合适。

还有蓝与桑同平声,音韵相同可置换。 义山借沧海蓝田喻时事变化。 珠与玉,喻明眸与玉体,都是佳人的隐喻。

致于晚人司空图,引过比他早的戴叔伦的一段话:诗家美景,如蓝田日暖,良玉生烟,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。

的引用之辞,实不可信。 戴是否真的说过?前人附会之说不在少数,正史都大篇附会,更不说过去的学术论述了。

目的只是为了突显我解此诗比人优秀。 颈联的意思是:曾经的夜晚,你我共赏明月,伤心处看到你泪眼婆娑;而今的白天,风和日丽,只待与你把玩,你却香消玉殒,化作缕缕轻烟。 这是义山悲痛情绪稍加稳定后的喟叹,道出了一弦一柱.此联有元稹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意味。 颈联已见全身。

由以上的分析,我们就不难把握句尾的意思了。 悲乎!对你的款款思念之情,本待慢慢地、详细地、长久地追忆,只是自从你玉殒之后,就不堪思量,每当思量都悲痛欲绝,脑袋里一片模糊,迷失掉自我。 全诗巧设疑问,层层递进,由情起、梦游、回忆再到现实,将对亡人的思念以及悲痛之情推向极致。

可以说此诗是悼亡中的极品,人皆知元稹的《离思》,的《江城子》,却不知义山在中间前不见故人,后不见来者。 义山今晚是否愿与我在梦中共饮?附全诗译稿:锦瑟无缘由地有五十弦,引起我近五十载丰富人生的伤心往事。 追思已逝的岁月,其中有一件事对我半百的人生来说,更是悠悠难忘。

我像庄生梦蝶一样梦到了你,到彼岸与你短暂相会,但未来得急畅叙幽情,就梦醒在痛苦的另一岸。 我醒了,但悲痛未绝,我的思绪又来到杜宇的年代,我化作了杜鹃鸟,你看到我哀啼中泣出的鲜血了吗?归来吧!归来吧!曾经的夜晚,你我共赏明月,伤心处看到你泪眼婆娑;而今的白天,风和日丽,只待与你把玩,你却香消玉殒,化作缕缕轻烟。 悲乎!对你的款款思念之情,本待慢慢地、详细地、长久地追忆,只是自从你玉殒之后,就不堪思量,每当思量都悲痛欲绝,脑袋里一片模糊,迷失掉自我。

后记:《锦瑟》本非其题,此诗可以说是无题诗中的一首。 就义山无题诗的总体风格来说,多情爱、离别和伤逝。

所以自伤怀才不遇说是无稽之谈,喟叹国败之说更是捕风捉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