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第450章 风雨前夕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2019-07-09

第450章 风雨前夕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李长老生着一张圆脸,平素笑容满面,很是亲切,烈阳宗很多门人甚至不知道,负责整个宗门情报的长老,竟然就是李长老。

此时,李长老那张圆脸则是笑容皆无,苦着一张脸,很是懊恼。

关于炎晶玄铁矿脉出现在秦家的消息,此前在宗门的弟子中间,曾经有所传闻,他则是没有关注,只是当一个笑话来看待。 毕竟,炎晶玄铁矿脉这种至宝矿,堪称万年难得一遇,一个小家族哪里有那么好的运气,恰好碰到这种宝矿呢?况且,宗门弟子间的传闻,发现这种宝矿的家族,竟是焚镇的秦家。 前一阵子,焚镇秦家出现一位少年先天的事情,已是给宗门带来不小的震动。 毕竟,一位16岁的少年先天,未来的武途实是无限光明。

关键一点,烈阳宗并不清楚秦家那少年背后的宗门,到底是几品。 所以,宗门高层当时做出决定,将火家族人从烈阳宗剔除,希望将此事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 而后来,秦家并未再惹风波,这件事等于是过去了,烈阳宗几乎暗中认定,焚镇周围百里,已是秦家的私有地。 现在,忽然传出这样的传闻,李长老第一时间想到,这是幸存的火家族人在造谣。 当时,李长老的第一反应,则是鄙夷思忖:“这种谣言,也想骗过老夫?火家这群族人,实是愚蠢,落到这般田地,还想与秦家为敌?”于是,李长老则是无视了这则“谣言”,却是没有料到,短短数天,这则“谣言”已在方圆数千里之内传开,人尽皆知。

“确是我的失职!请宗主降罪!”李长老躬身赔罪。 “哼!”烈阳宗宗主冷哼,挥袖道:“算了,念你这么多年,对宗门忠心耿耿,此次失职就算了。 ”随即,他急切追问道:“外界的传言属实吗?确定是炎晶玄铁矿脉?”“千真万确。

宗主,诸位,请看!”李长老思从怀中摸出一块米粒大小的矿石碎屑,却是火光耀出,映照着他那张圆脸,一片酡红。

“这是我为了赔罪,连夜派遣探子,到焚镇秦家的矿场,费尽千辛万苦,悄悄偷出来的矿石碎屑。 因为担心秦家那位少年先天秦墨,探子没有敢再深入。 不过,据探子汇报说,那处炎晶玄铁矿脉的储量,大约有百米见方。 ”李长老邀功的说道。 咝咝咝……在场众人深吸一口凉气,百米见方的炎晶玄铁矿脉,岂不是产出的炎晶玄铁原矿,能够超过千斤?“300见方的炎晶玄铁,至少能够铸造两件地器啊!一旦拥有地器,我们烈阳宗想要晋升七品宗门,已是完全没有问题了。 ”宗主一脉的一个长老,激动的浑身直打摆子。 一瞬间,在场众人的目光火热起来,若是烈阳宗能够晋升七品宗门,岂不是够资格迁移门址,成为东烈战城的城外千宗之一?书房中,粗重的喘息声响起,便是烈阳宗宗主的鼻息,也是粗重起来。

“宗主,快下决定吧!就算秦家有一个少年先天,这小子背后师门也是不凡。 但是,炎晶玄铁矿脉出世,这小子就算师门是六品宗门,也是保不住这条宝矿的。

”袁长老抱拳,急声说道。

“没错。 况且,秦家出了这么一个天才,对我们烈阳宗有害无益。 正好趁此机会,看看能否将这少年铲除!”魏氏一脉的首领·魏巫林,眼中跳动阴狠之色,也是这般建议。 “宗主,下令吧!宗主!”为了火晶玄铁,在场众人齐齐看向站在中央的烈阳宗主人。

终于在众人期盼的眼神,烈阳宗宗主猛一握拳:“好!此次行动,我们要快,占着我宗距离焚镇很近的优势,在其他势力来到前,先一步瓜分足够多的炎晶玄铁矿。 ”随即,烈阳宗一众高手毫不停留,立刻出动,飞驰前往焚镇。

……与此同时。 这片区域的许多酒馆、客栈中,来往的许多武者都在议论,谈论着这段时间的最劲爆消息。

“听说了吗?在万仞山北面有个叫焚镇的地方,有个小家族挖掘出了火晶玄铁,有整整300见方呢!”酒馆里,一个长得有些贼眉鼠眼的人,正和同伴议论着。 消息的传播,有时就是这样,一开始火英英、七伯向外传播的消息,明明是秦家开掘出百斤炎晶玄铁矿脉。

经过数天的传播,已是变成整整300见方的炎晶玄铁矿脉。 “火晶玄铁,那不是打造地器的必备材料吗!?居然有这么多?”“火晶玄铁啊,哪怕我们只能得到指甲盖一块的大小,那也是一笔横财啊!”无数人在讨论这则消息时,面露贪婪之色,恨不得插翅飞往焚镇,参与宝矿的抢夺。 “宝物虽然动人心,可也要有实力去拿,我们还是别去凑这个热闹了。

你们没听说吗?那个小家族出了一位少年先天,才16岁,想要夺矿没那么简单。 ”有人这么冷静分析。 “焚镇秦家,火晶玄铁?”在一个酒馆的角落里,一个佝偻身躯的老头听到这些消息。 老头低喃一声,随即嘿嘿笑了起来。 昏暗的角落中,勉强可见老头有着山羊胡,身旁放着红布包裹。

随后,在喧闹的酒馆中,那个老头已是消失不见,谁也没注意到他是何时来的,又是何时走的。

方圆千里的酒馆,坊间,关于火晶玄铁的事情,不断传播。

有人惊叹,有人心动,亦有人冷眼旁观。

……玄天剑庄,离焚镇最近的七品宗门,以玄天剑诀闻名东烈战城西部,该宗门的秘传剑阵更是有着卓著的威名。

清晨,新雨过后,绿叶滑落水滴,折射着阳光,泛起一圈圈弧光。 “炎晶玄铁矿脉?”玄天剑庄的大殿中,一名白衣剑士负手而立,腰配长剑,衣袍飘飘,注视外面的景物,良久不语。 在他的身后,一名银发老者候立在旁。

“庄主,关于炎晶玄铁的消息已经在方圆数千里区域彻底传遍了。 据情报部门的人确认,此次消息属实。

炎晶玄铁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矿,其价值对我玄天剑庄而言,不言而喻。 况且,若是任由这条宝矿落在其他势力手中,对于我庄来说,也不是好事。

”银发老者禀告道。

“既然消息属实,想必十日之内,焚镇将聚集众多强者?”白衣剑士转身,身周一道道剑芒出现,环绕全身,发出阵阵剑吟。

“庄主,你练成了?恭喜庄主!”银发老者先是一惊,而后大喜过望,连躬身道贺。

这时候,有人来报:“禀告庄主,此时方圆三千里之内,各大宗门齐动,那些强大的马贼团、独行武者也纷纷行动了。 ”“好。 既是如此,我也去凑个热闹,夺了炎晶玄铁矿脉,顺便试一试这剑技的威力!”话音落,白衣剑士已是窜出,如同一道剑光,朝着远处飞掠而去。

这种身法,竟与秦墨的【剑步】,有着七成相似。

……“架!架!”一条大道上,是一群身背长刀,充满血煞之气的壮汉,骑在灰狼背上。 “兄弟们,加把劲赶路,再过一天,就到地头了!”“抢了这条炎晶宝矿,咱们十辈子都够吃香喝辣的,都拿起干女人的力气,全速赶路!”随着为首一名巨汉的咆哮,其余壮汉纷纷附和,狂野杀气四溢。

灰狼速度奇快,马蹄踏动,尘土飞扬,眨眼间便或作一道道黑影,消失在大道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