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第658章 我在你们当中 爱情说说

2019-06-08

第658章 我在你们当中 爱情说说

  醉汉一句话把纹身男给问住了,他也不知道勾魂为什么没有模仿陈歌的影子,这种情况在之前从未有过。   他偷偷看了陈歌一眼,想问又不敢开口,最后尴尬一笑,搪塞了过去:“你们注意不要盯着他们看就行了,勾魂很少大规模出现,但每次他们大量出现,都预示着会有大事发生。

”  在两人争辩的时候,陈歌并没有插话,他看着路对面那几道影子,眼睛轻轻眯起。

  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是:“如果我将这些影子全部抓进鬼屋,那是不是就可以营造出一个特殊的场景?让游客们在场景当中看到自己,用这些影子来干扰视线,如果利用的好,那场景当中参观者越多,恐怖效果就会越强,真真假假,谁也不知道身边的是队友还是鬼魂。 ”  “我们快些离开吧,这些东西很难缠,还不容易杀死,趁他们现在没反应过来,赶紧走。

”纹身男十分紧张,他在不断催促陈歌。

  “急什么?他们不容易杀死正好可以留着慢慢调.教,我会把它们全部变成对这个社会有用的人,我会让他们实现自己的价值,让他们感受到奉献的快乐和人们的尊敬。 ”别人不知道影子不敢模仿的原因,但是陈歌自己心里清楚,张雅就藏在他的影子里,与其说那些怪物是不敢模仿陈歌的影子,不如说他们是在害怕张雅。

  “你听我一句劝,别在这地方停留了,我们没必要和他们纠缠,这些都是小喽啰,他们只是影子用来拖延时间的,真正的杀招在后面。

我们停留的越久,影子就会布置的越充分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纹身男越来越怀疑自己跟随陈歌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了。   这个男人精干,机灵,聪明,但有需要的话,又会变得狡诈,蛮横,卑鄙。   他从不遵守大众认可的道德,他有自己的行事原则,但同时似乎又无法约束自己的行为,他热衷于追求强烈的刺激,喜欢新奇的东西,骨子里似乎隐藏着暴力的基因。   纹身男看过很多关于变态杀人狂的电影,作为一个变态人格障碍的典型,他知道那些影视作品中的角色都过于夸张,即便是最凶残的罪犯,也不会表现出这样明显的癫狂。

  真正的变态者,就是像陈歌这样的人,他们与你在大街上擦身而过之后,你根本不会注意,更不可能猜到他们内心的失常。

  他们无法控制自己与生俱来的攻击性,并且对自己的暴力行为很少表现出悔意和同情,这就是绝大多数变态杀人狂拥有的共性,而巧的是纹身男在陈歌身上看到了这种共性,并且更恐怖的是,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恐怖。   纹身男从来没有正眼看过陈歌,没有任何鄙夷的意思,他仅仅只是不敢注视陈歌的眼睛。

  他是最早住进荔湾镇的人,他见过很多次影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他老是会从陈歌身上看到某些和影子一样的特质。   “好吧,现在确实不是时候,我们先找到那扇失控的门再说。 ”陈歌带领着其他人,继续朝范聪所在的小区前进。

  走过十字路口,大概几分钟后,队伍末尾突然传来李政的声音:“停一下!有人不见了!”  李政是所有人当中身份最特殊的一个,他开口之后大家都停在原地。

  “谁不见了?”纹身男回头看了看,发现那个拖着大箱子的女人,消失在了血雾当中:“逃走了?”  “不用找了,她已经回不来了。 ”北野淡淡开口,他朝十字路口另一边指了指:“她在路那边。 ”  顺着高中生手指的方向看去,女人拖着的箱子不翼而飞,她自己也只剩下半边身体。

  女人的身体有缝合的痕迹,她的皮肤全都是正常的颜色,这女的似乎是把长有灰斑的皮肤割掉,缝合上了受害者的正常皮肤。   “她是怎么脱离队伍的?她刚才是不是准备逃走?”为了稳定军心,纹身男硬着头皮往回走了几步,他想要确定一下女人的情况。   “不知道,我没看清楚,那个女的走在队伍最后面,刚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将她给拖走了。 ”高中生背着自己的黑色书包,掌心藏着一把弹簧刀,他已经取下了眼镜,反正老底已经被陈歌揭穿,他也懒得再伪装下去了。   “血雾里还有东西盯上了我们,大家靠近一点,尤其是后面的。

”陈歌不在乎北野和那个女人的生死,但他在乎李政,这位刑侦组组长帮过他很多次。

  “凶手会不会是那个穿着红色雨衣的女人?”贾明小声说道:“从饭店出来的时候,我亲眼看见红雨衣跟在我们身后,可是等我们走到十字路口时,她却不见了,那家伙有重点嫌疑。

”  陈歌心里明白凶手不可能是红雨衣,但他还不想暴露自己和红雨衣之间的关系,所以他没有回话,只是催促其他人继续向前。   血雾愈发浓郁,这座诡异恐怖的城镇似乎在慢慢苏醒,隐藏在角落里中的邪恶,正瞪着猩红的眼睛窥伺着他们。   沿街走了大概20分钟,几人终于来到了范聪所在的小区。

  这里的血雾要比其他地方浓郁数倍,站在几米外,就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了。

  “比我预想的要顺利太多了,出口就在这里!”纹身男看起来有些激动。

  “冷静,越是靠近出口,可能就越危险。

”终于到达了目的地,但陈歌却表现的异常冷静。

  他抬头朝范聪家看了一眼,可是血雾太大了,就算拥有阴瞳,他也什么都看不到。   “范聪,范大德,全都失踪,装有小布游戏的电脑可能也出了问题。

影子在这里布下了杀局,接下来每一步,我都必须要是谨慎。

”  “你们快来看!这里留有血字!有人似乎提前知道我们要来!”醉汉停在小区门口,在小区的大门上看到了几个充斥着恶意的血字:“我就在你们当中?”  血液还未凝固,正顺着铁门往下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