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第五百三十七章 侵入者VS侵入者至尊特工最新章节

2019-07-09

第五百三十七章 侵入者VS侵入者至尊特工最新章节

手表的时针悄无声息的指向了三点,秦华脸色变得严肃起来。 “行动吧!”秦阳早已经将装备都穿戴好,转头道:“在此之前,我从未想过有一天,能和爸你并肩战斗,这种感觉很好。 ”秦华严肃的拍了拍秦阳的肩膀:“注意安全。

”“放心吧,就算被发现了,我一个人搞定他们全部,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。

”秦阳不再多说,转身下了车,很快的顺着夜色摸向了那堵高大的铁丝网围墙,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把小钳子,这是用二氧化碳激光锐化过的硬化硼切割器,虽然很小,比指甲剪大不了多少,但是切割起铁丝网如同切断面条。 很快,巨大的铁丝网便被秦阳切割出了一个可供钻过的大洞,秦阳钻了进去,才匍匐没走多远,两条高大的狼犬似乎听到了什么,向着这边警惕的看了过来。

秦阳在草丛里掏出麻醉枪,瞄准着那两条狼犬,扣动了扳机。 两条狼犬直接无声无息的趴在了地上。 秦阳趁着外面那个持枪守卫转过头看向另外一边时,猫着腰,飞速的冲了进去,然后贴着墙壁站立。 秦阳前行一段距离,来到墙角,双手戴上了一副手套,然后直接撑住墙壁转角的两侧,如同一只潜伏在黑暗阴影里的壁虎,缓缓的上升。

秦阳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一直到了别墅的顶楼,然后反手扣住了顶楼边缘的栏杆,而在距离栏杆不远的地方便有着一个枪手,正抱着枪在楼顶巡逻。

秦阳静静的等着,听着脚步靠近,秦阳一动不动。 秦阳清楚的听到这个人的脚步停在了自己上方栏杆内,相隔大约只有一米。

那男人挎着枪,向着四面看了一圈,却没有想到就在自己面前的陡峭墙壁上,竟然贴着一个人,巡视完毕后,他转过身子,向着另外一侧走去。

秦阳单身扣着阳台边缘,将自己身子拉伸上去,抬起了麻醉枪,对准了那个男人扣动了扳机。 那个男人只感觉背后一痛,下意识的伸手去摸,却摸到一个麻醉针头,他将之拔了下来,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,想要发出叫喊,但是身体却已经被彻底麻醉,身子软软的向着下方倒去。 就这么两秒的时间,秦阳已经干净利落的翻身上了阳台,然后一个箭步跨了过去,双手伸出,一手抓住了这个男人倒下的身子,一手抓住了他挎着的微型冲锋枪。 将这男人身子放平,秦阳顺手将微型冲锋枪跨在了自己的身上,再抽出了对方腰间的两个弹夹放进兜里。

虽然秦阳没准备和对方厮杀,但是却还是要做好出现意外的情况,备足弹药总是没错的。 秦阳冒着腰摸到了另外一侧,然后将一根绳子固定在阳台上,趁着下方岗哨转头的时候,秦阳身子无声无息的顺着墙壁滑落,然后落在了另外一侧的阳台花园里。 秦阳无声无息的落地,然后向着屋子里摸去。

诺卡身份特殊,应该是庄园主人的重要客人,住的房间势必应该是这个带着阳台花园的客房,如果不在的话,那就有些麻烦了,需要一间一间搜过去了。 秦阳悄无声息的破开了玻璃门锁,跨入猫入了屋子里,床上正躺着一个穿着大裤衩的男人,睡得正香。 秦阳看了一眼男人的脸,心中松了一口气。 诺卡!没错,就是他!秦阳从兜里摸出一根针筒,走上前去,直接扎在了他的脖子上。 药水瞬间进入了诺卡的身体,诺卡从睡梦中惊醒,睁开了眼睛,张大了嘴,然而秦阳的手却已经提前的捂住了他的口鼻。 几秒后,诺卡整个人便失去了动静,彻底的晕了过去,强力药剂,将让他彻底的昏死几个小时,在这中间,就算用刀扎他都不会有任何反应。

秦阳将诺卡扶了起来,背在了自己的背上,然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长带子,将他整个身子都绑在了自己的背上。

这家伙身强力壮,至少有着八十公斤,普通人恐怕根本就背不起,好在秦阳是小成境修行者,身体素质远超常人,背着这家伙完全不是问题。

就在秦阳刚刚打好结,背着诺卡站起身时,门外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闷响,就好像是什么东西倒地了一样。 秦阳心中一凛,身子微微伏低,抬起了挎着的微型冲锋枪,对准了门口。

门外变得安静起来,然而秦阳却听到一个微细的脚步声靠近了门口,然后有什么东西伸入了锁孔,两秒后,锁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,却是被人给从外面打开了。

门缓缓的开了,门口却没人,显然开门的人藏匿在旁边。

秦阳静静的等候着,他万万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碰到其他侵入者,显然这个门外的人也是冲着诺卡而来的。 父亲说过,现在盯着那个军火贩子的人,可不只是他,还有美国CIA,英格列M6,俄罗斯克格勃,都想得到那个军火贩子手里的东西,而诺卡是找到军火贩子的重要人物,父亲在找到诺卡的同时,显然其他人也找到了他。

一个人侧身出现在了门口,手中的枪指向了屋内,而且笔直的指向了秦阳所在的位置。 秦阳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。 “哒哒哒!”微冲的子弹瞬间倾泻而出,打在门上和墙壁上,碎片迸溅。

门口那人直接缩了回去,秦阳则背着诺卡迅速的向着阳台奔去,门口被封锁,显然是出不去了,只有走第二条线路了。

秦阳奔走到了阳台上,抬手对着门口露头的家伙再扫了一梭子,打得对方再度缩头,然后在阳台上飞快的奔跑起来。 “吱!”秦阳的脚掌与地面摩.擦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,然后他整个人一脚踏在了阳台边缘,身子弹射而起,飞向了五六米外的另外一个小阳台。

“啪!”秦阳的手险险的抓住了栏杆,巨大的下坠力让那钢铁栏杆都剧烈得晃动了一下,秦阳双手臂如同钢筋一般,死死抓住栏杆,强行的消减了飞跃带来的下坠力量,然后翻身爬进了那个小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