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《三国志》卷一 魏书一 武帝纪第一(11)

2019-07-09

《三国志》卷一 魏书一 武帝纪第一(11)

  二月,绍遣郭图、淳于琼、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延于白马,绍引兵至黎阳,将渡河。

夏四月,公北救延。 荀攸说公曰:今兵少不敌,分其势乃可。

公到延津,若将渡兵向其后者,绍必西应之,然后轻兵袭白马,掩其不备,颜良可禽也。

公从之。

绍闻兵渡,即分兵西应之。

公乃引军兼行趣白马,未至十馀里,良大惊,来逆战。 使张辽、关羽前登,击破,斩良。 遂解白马围,徙其民,循河而西。 绍於是渡河追公军,至延津南。 公勒兵驻营南阪下,使登垒望之,曰;可五六百骑。 有顷,复白:骑稍多,步兵不可胜数。 公曰:勿复白。

乃令骑解鞍放马。

是时,白马辎重就道。

诸将以为敌骑多,不如还保营。 荀攸曰:此所以饵敌,如何去之!绍骑将文丑与刘备将五六千骑前后至。

诸将复白:可上马。

公曰:未也。

有顷,骑至稍多,或分趣辎重。

公曰:可矣。 乃皆上马。

时骑不满六百,遂纵兵击,大破之,斩丑。 良、丑皆绍名将也,再战,悉禽,绍军大震。

公还军官渡。 绍进保阳武。

关羽亡归刘备。   八月,绍连营稍前,依沙塠为屯,东西数十里。 公亦分营与相当,合战不利。 【习凿齿汉晋春秋曰:许攸说绍曰:公无与操相攻也。

急分诸军持之,而径从他道迎天子,则事立济矣。 绍不从,曰:吾要当先围取之。 攸怒。 】时公兵不满万,伤者十二三。 【臣松之以为魏武初起兵,已有众五千,自后百战百胜,败者十二三而已矣。 但一破黄巾,受降卒三十馀万,馀所吞并,不可悉纪;虽征战损伤,未应如此之少也。

夫结营相守,异於摧锋决战。 本纪云:绍众十馀万,屯营东西数十里。

魏太祖虽机变无方,略不世出,安有以数千之兵,而得逾时相抗者哉?以理而言,窃谓不然。 绍为屯数十里,公能分营与相当,此兵不得甚少,一也。

绍若有十倍之众,理应当悉力围守,使出入断绝,而公使徐晃等击其运车,公又自出击淳于琼等,扬旌往还,曾无抵阂,明绍力不能制,是不得甚少,二也。 诸书皆云公坑绍众八万,或云七万。 夫八万人奔散,非八千人所能缚,而绍之大众皆拱手就戮,何缘力能制之?是不得甚少,三也。

将记述者欲以少见奇,非其实录也。

按锺繇传云:公与绍相持,繇为司隶,送马二千馀匹以给军。 本纪及世语并云公时有骑六百馀匹,繇马为安在哉?】绍复进临官渡,起土山地道。 公亦於内作之,以相应。

绍射营中,矢如雨下,行者皆蒙楯,众大惧。 时公粮少,与荀彧书,议欲还许。

彧以为绍悉众聚官渡,欲与公决胜败。 公以至弱当至强,若不能制,必为所乘,是天下之大机也。 且绍,布衣之雄耳,能聚人而不能用。

夫以公之神武明哲而辅以大顺,何向而不济!公从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