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王之涣《登鹳雀楼》赏析: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

2019-07-09

王之涣《登鹳雀楼》赏析: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

  登鹳雀楼    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   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

  注释:  1.鹳雀楼:旧址在山西永济县,楼高三层,前对中条山,下临黄河。

传说常有鹳雀在此停留,故有此名。   2.白日:太阳。   3.依:依傍。

  4.尽:消失。 这句话是说太阳依傍山峦沉落。

  5。

欲:想要得到某种东西或达到某种目的的愿望,但也有希望、想要的意思。

  6.穷:尽,使达到极点。

  7.千里目:眼界宽阔。   8.更:替、换。

(不是通常理解的再的意思)  译文一:  夕阳依傍着西山慢慢地沉没,滔滔黄河朝着东海汹涌奔流。

  若想把千里的风光景物看够,那就要登上更高的一层城楼。

  翻译二:  夕阳西沉,渐渐没入连绵的群山,黄河奔腾,汇入浩瀚的大海。

  虽然眼前一片壮阔,但要打开千里视野,看得更清更远,那还须再登上一层层高楼。   赏析一:  鹳雀楼,又名鹳鹊楼。 旧址在今山西永济县,唐时属河中府。 宋代沈括《梦溪笔谈》载::河中府鹳雀楼三层,前瞻中条,下瞰大河,唐人留者甚多。

  鹳雀楼曾是一方登临胜地,唐人海于楼上凭高望远,即兴赋诗,故《梦溪笔谈》谓其上::唐人留诗者甚多。

惜乎大浪淘沙,无情。

鹳雀楼本身既已淹没在岁月的洪流之中,那些可能很精采的唐人题咏也随之荡然无存。 然而,其中王之涣所作的这一首《登鹳雀楼》诗却有幸越过了一千余年的历史长河,直到今天还传诵于千家万户。

这不能不证明它本身具备了强大的艺术魅力。

  今天我们重读这首短诗,仍然强烈地感受到那种力量的存在。   诗的开头是一对偶句: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

对仗纯朴自然,工整流畅,真是天衣无缝。 白日依山,黄河入海,视野开阔,胸怀宽广。

诗人所表现出来的气质,一开始便不同凡响。 自然,这暗中也写出了登楼本身,只有登临纵目,眼光和胸襟才会如此高远宽阔。 而称太阳为白日,这是写实的笔调。

落日衔山,云遮雾障,那本已减弱的太阳的光辉,此时显得更加暗淡,所以诗人直接观察到白日的奇景。 至于黄河,当然也是写实。 它宛若一条金色的飘带,飞舞于层峦叠嶂之间。

诗人眼前所呈现的,是一幅溢光流彩、金碧交辉的壮丽图画。 这幅图画还处于瞬息多变的动态之中。 白日依山而尽,这仅仅是一个极短暂的过程,黄河向海而流,却是一种永恒的运动,不是被珍藏的化石或标本。 我们深深地为诗人的大手笔所折服。   但是,我们的诗人并不是俗手丹青,仅以描摩为能事,我们的诗人还兼有哲人的气质。

后两句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 语极平直,然蕴蓄深远。 余韵无穷,登高望远,这是一般常识。 而登高者惟愿其愈高,望远者惟求其更远,这种细腻入微的心理却只有哲人才能赋与它以重大意义,这其中隐含着人的无限的进取与探索精神。

俗话说人往高处走,又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都是对现状的不满足,都是进取精神的直接反映。

不同的是,纯粹的哲人以说教者的姿态出现,可以使人膜拜。

而诗人似的哲人则善于以朋友的身份说话,足以使人感奋与追求。   这首诗具有超越时空的力量,这种力量是美和哲理的统一,是客观与主观的和谐,是伟大的艺术再现和创造。   赏析二:  黄昏时分登上鹳鹊楼,万里河山,尽收眼底;夕阳也在遥远的天际渐渐沉落。 首二句诗「缩万里于咫尺」,使咫尺有万里之势,苍茫壮阔,气势雄浑。 末二句是境界的升华,出人意表、别有一番新意,既有高瞻远瞩之胸襟,又寓孜孜进取之深意,有情有理。

有人说诗忌说理,应当说,不要生硬枯燥抽象地说理,而不是说诗歌不能宣扬哲理。 在这首诗里,诗人把道理和景物、情事自然贴切地融合在一起,使人感觉不到它是在说理,而是理在其中。

  全诗四句二联,对仗工整、气势连贯、厚重有力。 为中之不朽之作。

  诗的前两句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,写的是登楼望见的景色,写得景象壮阔,气势雄浑。

这里,诗人运用极其朴素、极其浅显的语言,既高度形象又高度概括地把进入广大视野的万里河山,收入短短十个字中;而我们在千载之下读到这十个字时,也如临其地,如见其景,感到胸襟为之一开。

首句写遥望一轮落日向着楼前一望无际、连绵起伏的群山西沉,在视野的尽头冉冉而没。 这是天空景、远方景、西望景。

次句写目送流经楼前下方的黄河奔腾咆哮、滚滚南来,又在远处折而东向,流归大海。

这是由地面望到天边,由近望到远,由西望到东。

这两句诗合起来,就把上下、远近、东西的景物,全都容纳进诗笔之下,使画面显得特别宽广,特别辽远。

就次句诗而言,诗人身在鹳雀楼上,不可能望见黄河入海,句中写的是诗人目送黄河远去天边而产生的意中景,是把当前景与意中景溶合为一的写法。 这样写,更增加了画面的广度和深度。   在《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》中有尤工远势古莫比,咫尺应须论万里两句,虽是论画,也可以用来论诗。 王之涣的这两句写景诗就做到了缩万里于咫尺,使咫尺有万里之势。   诗笔到此,看似已经写尽了望中的景色,但不料诗人在后半首里,以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这样两句即景生意的诗,把诗篇推引入更高的境界,向读者展示了更大的视野。

这两句诗,既别翻新意,出人意表,又与前两句诗承接得十分自然、十分紧密;同时,在收尾处用一楼字,也起了点题作用,说明这是一首登楼诗。 从这后半首诗,可推知前半首写的可能是在第二层楼所见,而诗人还想进一步穷目力所及看尽远方景物,更登上了楼的顶层。 看来只是平铺直叙地写出了这一登楼的过程,而含意深远,耐人探索。

这里有诗人的向上进取的精神、高瞻远瞩的胸襟,也道出了要站得高才看得远的哲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