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父亲,我为什么惧怕您 读者在线阅读

2019-06-14

父亲,我为什么惧怕您  读者在线阅读

父亲,您最近问我,我为什么怕您。

一如既往,我无言以对,这既是由于我怕您,也是因为要阐明我的畏惧就得细数诸多琐事,我一下子根本说不全。 现在我试图以笔代言来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在您看来,您一辈子含辛茹苦,为了儿女们,尤其为了我,牺牲了一切,让我一直过着“花天酒地”的生活,我却从来都躲着您。

您指责我冷漠、疏远、忘恩负义,您没有丝毫过错,即使有,也是错在对我太好了。

  比较一下我们俩吧:我,一个洛维(洛维是卡夫卡母亲的娘家姓),具有某种卡夫卡气质,但是使这种气质活跃起来的,并非卡夫卡式的创业雄心,而是洛维式的刺激,這种刺激隐秘、虚怯地起着作用,甚至常常戛然而止。

您则是一个真正的卡夫卡,强壮、旺盛、高人一等。

我们俩截然不同,这种迥异使我们彼此构成威胁。 您的教育手段对我的影响尤其深远,至少在我面前从未失灵过,这就是:咒骂、威吓、讽刺、狞笑,以及诉苦。 也有例外,这种情形很罕见,却妙不可言。 我生病时,您蹑手蹑脚地来看我,在门槛上站住,伸长脖子看看躺在床上的我,怕打搅我,只挥挥手表示问候。 每当这种时候,我便扑到床上,幸福地哭起来。 此刻,写到这儿时,我的眼泪又夺眶而出。   您听我讲明了怕您的原因之后,可能会回答:“我承认,我们俩互相斗争着,不过斗争也分两种。 一种是骑士的斗争,光明磊落;另一种是甲虫的斗争,甲虫吸血以维持生命。 你就是甲虫一样的斗士。 你最近想结婚,又怕麻烦,所以希望我帮你找个台阶下。

我当时却根本没有这种念头。

首先,我从来不想成为‘你幸福的绊脚石’;其次,我从来不愿听到我的孩子这样指责我。 我克制自己,结婚与否随你自便,可这有什么用呢?即使我不赞成,也阻止不了你结婚。

相反,这倒会刺激你娶这个女孩,因为这样的话,‘逃离的努力’就尽善尽美了。

我允许你结婚,也避免不了你的指责。 实际上,你通过这件事,以及其他事,无非是向我证明,我的一切指责都是对的。

如果我没看错,你写这封信还是为了当我的寄生虫。 ”  这番驳斥是我的杜撰。 我不否认这番驳斥有一定道理,它也为描述我们俩的关系增添了新的内容。

而在现实中,事情当然不可能像这封信所举的例子一样协调一致,但是,这番驳斥会导致某种修正。 这样,我们俩都会变得平和一些,生与死都会轻松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