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阴夫诡爱丘灵井烁,陆君瑶免费全文章节阅读

2019-05-15

阴夫诡爱主角是丘灵井烁,陆君瑶,是由南柯铭钥创作的恐怖类小说,故事情节跌宕起伏、引人入胜、值得推荐阅读,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:詹子林闷头拉着我加快步伐,只是越往里走空间越是狭小,詹子林抓着我胳膊的越紧,脚步也越来越快,快要到出口时,我因脚步不稳,摔倒在了地上,詹子林被我弄的跟呛了一下,测过脸焦急道:“快!快起来!”因为空间狭小,我被卡主了,詹子林拉了我两下,都是因...我特么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。 洞口离地面大概有六七米高,后背重重的摔倒了地上,闷“哼”一声不到一分钟,没等我反应过来,就听见詹子林“啊~啊~”的鬼叫声。

“额~啊~”我被詹子林砸的差点吐了血,我这个老腰老身板,詹子林“咦!”了一声。

我狠掐了他胳膊一下,吼道:“舒服不?还不赶快起来!”詹子林从我身上下来,立马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,替我掸了掸身上的灰,“对不起,我~我不是故意的。

”我揉了揉屁股,活动了一下身体,胳膊和肚子被詹子林砸的生疼,还好他只是腿砸到了我身上,我干咳了两声,拽着詹子林的胳膊问:“你怎么也掉下来了?”“我听见你叫,就立马跑过来了,没注意看脚下,结果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已经掉下来了。

”詹子林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,借着打火机微弱的光芒,环顾了一番掉下来的地方,用詹子林的话来说,这里应该是座古墓,我们所在的位置,是古墓的入口处。

由于光线的问题,我们看不清两边,以及正前方的状况,我拽着詹子林的衣角,跟着他的步伐,我眼前除了打火机微弱的灯光,别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,“有了!”詹子林说话声,吓了我一跳,就见他手上拿着一盏,青铜质地的烛台,将其点燃递到了我手中,他又在墙上取了一盏,视线瞬间变的亮堂了许多。 可以清晰的看出,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,是在墓室门的左侧,墓室左右侧墙上,分别挂着四盏烛台,墓门处有两尊石兽,詹子林走到墓室门旁,轻敲了两下,似乎是在摸索着什么,他不停的拍打敲击,看的我很是茫然。 我走到门的另一侧,同样学着他的动作,我才知道他是要找,打开墓门的机关,“不行啊!根本就没有。 ”詹子林一手拿着烛台,一手掐在腰间,眼神一直盯着墓门,“不可能啊!一般机关不都是在门两侧,这个怎么会没有呢!”詹子林将灯探到了门前,一手扶着下巴,的亏他没有胡子,我走到他身旁,撇了一眼墓门,“要不我们先想办法上去吧,万一井烁回来了,找不到我们呢。 ”我拉着詹子林的胳膊,就往掉下来的地方走去,他却甩开了,我抓着他胳膊的手,跑到左侧的石兽旁,有膝盖那么高却没有眼睛。 詹子林蹲了下来,将烛台放在了地上,推了一把石兽,欣喜道:“丘灵,快去推推看,那边的那个石兽。 ”我闻声走了过去,将烛台放到了地上,费了很大的劲,才把石兽推动,墓门缓缓朝着两边移动,灰层呛的人难受,我背靠在石兽上,一只手捂住口鼻。

詹子林走到墓门前,用手在眼前挥了挥,捂住口鼻朝我道:“我们进去吧!”墓道很窄两人并排就很挤,只能一前一后走,詹子林走在我前面,我小心翼翼的跟着他,墓道里的味道不是很好闻,而且越走越窄,走着走着必须要侧身前行,。

詹子林突然停住了,我没注意撞了上去,不爽的骂了他一句,问他:“怎么停下来了?”詹子林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,拉着我就就加速度,脚下跟呛了两下,手中的烛台差点没拿稳当,“喂!詹子林!”詹子林闷头拉着我加快步伐,只是越往里走空间越是狭小,詹子林抓着我胳膊的越紧,脚步也越来越快,快要到出口时,我因脚步不稳,摔倒在了地上,詹子林被我弄的跟呛了一下,测过脸焦急道:“快!快起来!”因为空间狭小,我被卡主了,詹子林拉了我两下,都是因为没稳住,没能站起来。 而我手里紧紧的握着,已经熄灭的烛台,詹子林索性拽着我的手,想要拉着我前行,可空间越来越小,詹子林吼道:“在不快走,我们都要死在里!快点起来!”我一时慌了神,慌乱的扭动身体,可这种情况下,是最不能慌的,越是爬不起来,我就越着急,我推了詹子林一把,让他赶紧出去。

詹子林依旧拽着我的手,冲着我吼道:“如果你死了,我拿什么交代给井烁?”脑子里闪过井烁的脸庞,让我想起了阿婆,和这次到这边来的目的,我抓紧了詹子林的手,好不容易从地上起来。 跟跄着加快步伐,此时的墓道越来越窄,可谓是争分夺秒,不到一两份钟的时间,墓道完全重合在了一起,我和詹子林两人,腿一软摊在了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詹子林说,这是墓主人为了防止被盗,所设计的一旦有人打开了墓门,这个机关就会启动。

我看着完全重合的墓道,心有余悸,詹子林重新点燃了蜡烛,火苗跳动了几下,像极了舞者跳舞般,我接过他手中的蜡烛,放在了身边:“我们要怎么出去?”我现在是一门心思,都在阿婆和井烁身上,只盼着能早点出去。 詹子林摇了摇头,从地上站了起来,端起地上的烛台,走到我前面,左右分别有一道门,而我们身后就是,刚刚出来的地方,詹子林回过头问我:“左右你选哪一个?”我想了想站起身,指了指右边,:“男左女右,我选右边。 ”詹子林走在我前面,率先走进了右边的门,我紧随其后跟了进去。

越过墓道是一间偌大墓室,里面摆满了棺材,棺材足足码了有三层,全都是黑压压的一片,面积目测能有半个操场大。

我做梦都没有想到,我有一天也会接触到这个,能看到这么壮观的棺材堆,詹子林绕着前面,几口棺材转了几圈,我不敢过去,生怕有东西突然跳出来,呆呆的站在原地等他。 詹子林回到我身边,叹了口气感慨道:“这得死多少人,才能架起这么多的棺材,看来这个墓主人,一定不会是平凡之人。 ”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开玩笑道:“等你死了,你也会是个不平凡之人。

”詹子林不理会我,自顾自的走到棺材堆里,“喂!你干嘛去?”“你要是害怕就待在原地,我看看马上回来。

”詹子林头也不回的说道,我撇了撇嘴,让他赶紧回来,不然我一人会害怕,詹子林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越走越是往里,一直到我看不见,他手里烛台的灯光。

心里不由得怕了起来,我打量着四周,轻声叫了句:“詹子林”,也有可能是我叫的太小声,半天得不到回应,我扯了扯嗓子,喊道:“詹子林~詹子林~你听到没有?给我回个话!”结果如刚才一般,等了半天依旧等不到他的回答,我迈开了步子,朝着棺材堆走去,心里默默的祈求保佑。 走了一会,我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那里,周围一片漆黑,叫了几声詹子林,都是没有回答我。 这时,身后传来凉嗖嗖的感觉,我木讷的回过头,却看见一詹子林,凶神恶煞的盯着我,眼睛通红表情很是狰狞,抬起双手向着我脖子掐来,我被他扑倒在地。

詹子林骑在我身上,双手死死的扣住我的脖子,恨不得把我拧碎,这种感觉比在牢里,被掐还要可怕,我不挺的扭动着身体,双手硬是掰着,他掐着我脖子的手,可我的力气始终没有他大,脖子很疼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。

我不停的动着无名,希望井烁能像上次一样,及时赶过来救我。 可事实证明,却不是……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