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郑媛 玻璃鞋(六)─深蓝的永恒

2019-07-08

郑媛 玻璃鞋(六)─深蓝的永恒

也许永远,他都不能再响应自己了。

欣桐掩面痛哭。 她心碎地明白,再多的爱,再多的心痛,再多的眼泪都已经无法把他唤醒!时间的河流在眼前永恒的漂过,老天爷给他们的恩惠却是如此短暂!这多余的两个月,只为了等待心碎。

「曜南……」紧握他没有反应的手,不舍地摩挲颊畔,她的泪水已经淹漫他的五指……忽然间欣桐感觉到他的手指似乎在挪动,彷佛有了知觉……她屏佐吸瞪着他,心跳几乎停止。 「不要……哭……」然后,欣桐确定自己听到那极低弱的声音,挣扎着在安慰自己。 「好,我不哭……」她拾起手背,用力抹掉脸上的泪痕。 明知这可能只是昏迷的病人无意识的呢喃,她强忍哀痛,仍抱着一丝希望,认真地对他说:「我不哭,我听你的话……我不哭。

」正站在病房外的马国程,震惊地凝望着这一幕……连他都已经心碎。

#「这种治疗十分复杂,即使开刀割除肿瘤,仍然需要接受放疗、化疗甚至其它兼并疗法,否则术后存活期将会很短暂。

但是病人接受放疗期间根本离不开医院,因为突然停止放疗对病人来说,之前的努力就形同白费,等于前功尽弃。 」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,马国程对沉默无言的欣桐道:「因此,利先生放弃了在美国开刀的机会,就为了你。 他说他必须回来,让你对他彻底死心,只有这样,你才能安心的过日子,拥有幸福。 但是那个时候,利先生脑部的细胞瘤已经被诊断出是癌末,只要多拖一天,随时可能有立即的危险。

」欣桐没有反应,像一只苍白的娃娃。 「但就因为这样,利先生说他非回来不可……就因为是癌末,他说一定要回来确定,你必须幸福。 」马国程一口气把话说完。

坐在马国程身边,她像是没听见这番话,仍然没有反应。

「我对利先生的病情,仍然很乐观。

」马国程忽然振奋起精神,强做欢笑地表示:「目前癌症基因疗法,在国外早已开始进行人体临床实验。

况且,利先生一直以来持续扼注大笔资金,从事生医研究,他本人就是世界最大生技开发公司的重要赞助人。 」他接着道:「也许未来新的基因疗法问世,致癌基因将可加以修补或者替换,使病人的细胞得以恢复正常功能,届时癌症将不再是绝症。 到了那一天,也许利先生会是第一个基因疗法的见证者!」也许会有奇迹出现的那一天。

也许……「我该进去陪曜南了,他一定在等着我回去。

」欣桐突然开口。 她露出微笑,点头后就起身走回病房。

马国程怔坐在椅子上,忽然间难过的说不出话来……只怕利先生的时间,已经等不到那一天。

马国程一个人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,忍不住掩面哭泣。

#医生第三次发出病危通知,利曜南的病况已经非常危急。

在这最后一刻,欣桐放弃急救,因为弥留的最后时刻利曜南忽然睁开眼,如果选择在这个时候继续急救,过重剂量的麻药会让他再度陷入昏迷。 而这一次的昏迷,他将永远不会再醒来。

欣桐所有的家人都在病房里,包括朱凤鸣,此时此刻,女人低头哀泣着,男人别开脸,沉默地等待送别……这是最后的时刻了。

欣桐已经没有眼泪。

她的泪水,在这一刻之前已经流干。

利曜南混沌的视线搜寻她,终于他们四目交望,他迟缓地将手伸到半空中,伸向她的容颜……欣桐握住他的手,然后安静地、苍白地躺在他的胸前。

她依稀可以听见他微弱的心跳,在他离开前,最后一串生命音符。 「今生,我欠你……太多……」呼吸器几乎阻隔他低弱的声音。 他眷恋地抚摩着她的发,那破碎的音调,有无限的不舍。 欣桐凝望半空中虚无的焦点,碎裂的心,已经失去哀伤的反应。

「来生……」他的手停留在她的发上。 「我们再续……缘。

」音符骤止,戛然而终,她再也寻觅不到他的心跳声。 女人们的哀泣蓦然变得歇斯底里,欣桐听见父亲的哭声……她缓缓闭起眼……最后一滴泪水,遗落在他的胸口。

【全书完】◎编注:敬请期待郑媛的最新力作。

后记—但愿人长久我知道你们伤心,知道你们难过,因为我也跟你们一样伤心,一样难过。 延迟了两个多月才付梓成书,是因为我颤抖着不能下笔,知道你们看到最后一刻会有多么的心酸凄楚,我自己也一样难以承受。

然而我的泪水即使边写边流,仍然不得不停笔于这样的结局。
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睛圆缺,此事古难全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 这是古人的沧桑、古人的感慨、古人的小小心愿。 对照今人,我们一样期盼着这风花雪月的结局,在现世圆满。

然而,即便如此,我实在不能做违心之论,写一个恭禧发财皆大欢喜的媚俗结局,因为如果那样做,这一部书就成了轻狂的贺岁片,枉费你们花了这许多时间,阅读这一整套作品。

然而在我心中,今生今世,除了无法千里共婵娟,欣桐与曜南的爱情,却博得了但愿人长久。 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。 牛郎织女一年一会,爱情芬芳如旧,恒长悠远。

泰少游知兮。

#这一套《玻璃鞋》,我花了八个月的时间创作,唯全心全意思考结局,希望你们在合上书本那一刹那,百感交集。 这段期间,一直想跟你们说些什么,但每回到了网站上,就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,总觉得我们该心有灵犀,该心照不宣。

这八个月来,我慢慢爱上旅行,喜欢来到异地的滋味,那种感觉是解脱,总觉得这短短数日游憩,就像一个新的人生,得以抛却前世系绊,让我能松口气。 说穿了,是个逃避。

记忆中,打从成为一名作者开始,我的笔记型随身计算机,就不曾离开过身边,无论吃饭、看书、喝茶还是逛街……计算机一直跟随着我,就像如影随形的孪生子,注定了牵系。

唯有在旅行时,我将计算机遗忘在酒店,虽然它仍然跟随我来到异地,但我舍得暂时别离。 你们能了解吗?成为一名作家,对我而言,是一辈子的负担。 浓浓的牵挂,是因为我明白,我的文字,对你们有深刻的影响力。 你们鼓励着我、催促着我、提醒着我……一定要不断创作。 在你们心底一方,保留着属于我的位置,那位置就是我的牵挂,就是让我不断创作的动机。 为了你们,我写作。 为了我自己,我创作。 这美好的维系,从过去到未来,只要我仍然提笔写作,就不会改变。 #记得曾经看到一位朋友在版上留言道:在这世上,每个人都习惯替自己的行为找到借口,让行为合理化。 我一直深信,行为即代表意念本身。

行为是否合理正当,人心的探讨早被挤兑到边缘,成为掷地有声,却无足轻重的玩意。

现代生活早让我们忘了人应互重互爱,遑论民胞物与的美德。

我们够关心周遭的人吗?无论是你的朋友或者敌人,你是否都能平等待之?恒常爱之?人类的可悲在于行为本身,时常被意志而非本心牵引着走向忐途。

在我写《黑豹的小姐》之前,我个人最喜欢的作品,是临真格格的故事《铁心郎君》。

写这本小说,创了我有史以来最快的写作速度--只花了二十天,就写完全书,而当时我还是一名手写稿作者。

犹记得写临真格格的故事时,我一点压力也没有,因为这虽然是我的第三本作品,然而当时我的第一本书尚未出版问世,没人知道我是谁。

《铁心郎君》这本作品很简单,她在讲一名善良女子美好的单恋,以及她企望渴求的爱情原型。

到今天,我写《玻璃鞋》这一套书,期间有许许多多数不清的读者,在网站上给我写上一篇篇长长的留言,每个人都急着告诉我,你们看到《玻璃鞋》的感动以及你们的期待与心得,你们是如此这般的鼓励、祝福我,怀着善意乐见我的成长,在这儿,无论是督促或祝福的留言,我都深深深深地感谢你们,你们良善的建言,给予我爱的力量,谢谢你们,我亲爱的知音。

/div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