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史伯·伯阳父生平详细资料,和实生物,同则不继

2019-07-09

史伯·伯阳父生平详细资料,和实生物,同则不继

史伯姓名:伯阳父生卒:不详朝代:西周官职:周太史评价:西周末期思想家,提出和实生物,同则不继的命题、之前二百多年,有一位伟大的思想家,不为常人所知。 其人在中国思想史、哲学史上占有重要位置,故学者在系统的专着中无不提及。 但是,评价尚嫌不足。 此人是西周末年的王朝太史伯阳父,亦称史伯。 西周太史,掌管起草文告、策命诸侯、记录史事、编写史书,兼管国家典籍、天文历法等,为朝廷重臣。

史伯的言论见于《国语》,主要是《周语上·西周三川皆震伯阳父论周将亡》《郑语·史伯为桓公论兴衰》两篇文字。 《史记·周本纪》《史记·郑世家》亦有所载,显然是参考《国语》而记。

文献资料简略,是后人对史伯重视不够的主要原因。 一、洞悉天下形势的巨子周幽王当政,王朝衰败,有识之士无不考虑退路,郑伯即是其一。 郑伯名友,周宣王庶弟(即周幽王之叔),封于郑(今陕西华县东),爵位伯,称郑伯友;谥号桓,为后来的郑国开国之君,称郑桓公。

周幽王命郑伯友为王朝司徒,主管教化。

郑伯友考虑自己家庭和郑地子民的安全,想作大规模的搬迁,而找史伯商量,讨教办法。

史伯长篇大论,详细分析了天下形势,为郑伯友指明了落脚之地。

史伯指出,戎、狄必昌,不可偪也.西方、北方的少数民族戎、狄一定强盛起来,不能靠近他们。

郑伯友对南方抱有幻想,而史伯告诉他:季纟川(《史记》作徇)为楚君,合于民臣之心,功德超过他的先王,十代也废不了。

夫其子孙必光启土,不可偪也。

不可以靠近他们。

接着,史伯纵论虞、夏、商、周的发展,说明祝融(黄帝之后,楚人之祖)后代八个姓的演变,再次强调只有芈姓的荆国(长江中游大片地区)会兴盛。 如此,只有东方可以考虑,但也要作具体分析。

史伯指出,以东都洛邑(今河南洛阳)为中心,南北各有九国,西东各有八国,这三十四个国家不是周王次子、庶子以及母弟甥舅一类的亲戚,就是蛮、荆、戎、狄之人,非亲则顽,不可入也.其中,只有一块地方,唯雒之东土,河、济之南可居.黄河、济水、洛水、颍水之间,都是子爵男爵的小国,虢国(今河南荥阳东北)、郐国(今河南密县东南)稍大一些。 史伯告诉郑伯友,把子民、财物寄放到那里,他们不敢不答应;即便他们将来背叛,只要说是奉天子之命去讨伐,没有不成功的。 郑伯友本人虽然死于镐京(今陕西西安西南)国难,但郑地人民东迁虢、郐之地,而保存下来,后定都新郑(今河南新郑)。

除了荆国以外,郑伯友曾问史伯还有哪些国家会兴盛,史伯回答说是晋、秦、齐三国。

后来形势发展正如史伯所预言,这四国成为春秋五霸中的四霸。

十分明显,史伯不仅熟悉西周各种典籍,而且对周公兼制天下,立七十一国(《·儒效》)以及后代各王所封诸侯国的情况都了然于胸。

史伯是西周末年尽知天下事的第一人,很可能是唯一一人。 二、阐述阴阳五行的智者阴阳、五行的观念产生得很早,大概商代甚至更早已有。 今人看到的文字材料大多是战国及秦汉之际成书的,如《左传》《易传》《老子》及《黄帝内经》等。

古人在生产、生活的长期实践中,观察到了自然的阴与阳,以及水、火、木、金、土五种现象或五种材料。

慢慢地,衍生出了两类相反相成、五类杂合相济的类名.这说明人们在原始宗教的笼罩中已经萌生二元对立、多元统一的观念,显露原始的唯物思想和辩证思想苗头。

从西周开始,逐步开始对阴阳、五行的自觉归纳和理性阐述,而史伯就是一位承上启下的重要人物。

周幽王二年(公元前七八〇年),泾水、渭水、洛水(与河南洛水同名)流域发生大地震。 史伯说:夫天地之气,不失其序;若过其序,民乱之也。 阳伏而不能出,阴迫而不能烝,于是有地震。

今三川实震,是阳失其所而镇阴也。 阳失而在阴,川源必塞。 烝,升。

镇阴,被阴镇住。

史伯认为,天地有阴阳二气,要有序、调合;而秩序被打乱,阴气压迫阳气,使阳气伏在下面不能上来,才发生了地震。 我们不能要求史伯以今天的科学解释地震,他在上帝即神还是主流观念的时代,以阴阳来说明,已经非常了不起。

今人论述古代阴阳思想,无不首先引用史伯这段话加以说明。

史伯之后,阴阳观念有了进一步发展。

如《老子》说万物负阴而抱阳,明确阴阳的矛盾势力是事物本身所固有。

如《易传》说一阴一阳之谓道,明确阴阳交替乃宇宙根本规律。 郑伯友向史伯讨教逃难之策,大约是在三川竭,岐山崩之后七年。 史伯在议论王朝之弊时说了一大段哲理性极强的话,简要节录如下:夫和实生物,同则不继。

以他平他谓之和,故能丰长而物归之;若以同裨同,尽乃弃矣。

故先王以土与金、木、水、火杂,以成百物。 还说:声一无听,物一无文,味一无果,物一不讲。 史伯认为,世间百物是由土、金、木、水、火五行相杂而成。 这显然是与神创论相对立的唯物思想。

而且,不难体味五行在史伯那里已不仅仅是五种具体的资料,它们已是五种具有事物根本性质的元素。 关于史伯的阴阳五行思想,文字材料很少,但可以看出,他已超越古人最初的人文自觉,开始上升为一种理性的智慧。

三、提出和实生物的哲人和的观念同样产生很早,其含义由音乐之和,到人际关系之和,到国家政事之和,逐步深化。

而第一个对和进行理论提升,使之成为事物之本和天地法则的人,是史伯。 史伯是中国思想史、哲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家。 上引史伯哲理性的话译成现代汉语,大意是:和确能生成万物,同就不能增益,而只能止步不前。

用一物匀适地融入另一物叫作和,因此而能丰富、发展,并使万物不脱离和的统一。

如果用相同的东西补充相同的东西,那么这种东西完了就什么都没有了……只有一种声音,单调得没办法听;只有一种物品,单调得没办法看(没有文彩);只有一种口味,单调得令人生厌;只有一种事物,单调得无话可说。 史伯已经认识到事物的本质和根本法则就是和,即二元乃至多元的对立统一。

事物的不断生成,不断丰富,不断发展,也就是和的不断展现,矛盾对立统一规律的不断展现。

这既是客观世界的自在过程,又是人的主观世界的能动过程。 从人的认识和实践来说,一方面要尊重客观世界自然的和,不能从根本上加以人为的破坏,一方面要创造各种各样、方方面面的和.最简单的事例,土加土,还是土,水加水,还是水,只有量的增加,没有质的变化;土加水,则成泥,便可垒墙筑屋,再加火烧,则成各种陶器及砖瓦,便可方便生活、美化生活。

总之,人要认识和的本质,运用和的法则。 史伯正是以和的思想为指导,给郑伯友分析王朝之弊的,指出周幽王的要害是去和而取同.史伯用大量的事实说明,周幽王抛弃光明正大,喜好鬼鬼祟祟和邪恶的谗言;讨厌贤明正直的忠臣,而亲近愚顽智昏和无知鄙陋的小人。 断言不出三年周必亡。 二百多年后,齐国思想家、政治家晏婴对齐景公讲的和同之别(《左传·昭公二十年》),与史伯所言完全一致。 可以想见,晏婴是在看到相关记载之后接受了史伯的思想和观点。 孔子的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(《论语·子路》),也是这一思想的延续。 而孔子之孙子思,糅合了孔子的中庸思想,作了更高的理论阐述: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,发而皆中节谓之和。

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

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

(《·中庸》)今之众多学者认为,和是中华传统文化思想的核心内容,非虚言也。

摘自白子超《西周大思想家--史伯》(刊于《新民晚报》2009年10月25日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