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阴夫诡爱丘灵井烁,陆君瑶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

2019-05-15

《阴夫诡爱》是由南柯铭钥创作的恐怖类小说,主角丘灵井烁,陆君瑶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:而我则紧紧的搂着井烁,像个孩子般哭闹着,:“你去哪儿了?你知不知道,你要是在晚来一步,我就会死掉?你知不知道,我有多害怕?”我真的就是一把鼻涕,一把眼泪的。

...我站在入口处,迟迟不敢进去,看着井烁靠近那具无头尸,而我紧紧的抓着手电筒,不时的擦了擦手心里,冒出的虚汗。

我觉的跟他走一路,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,至少不会担心,自己会不会有危险。

井烁掀开了,尸体身上穿着的衣服,一丝不挂的暴露在我们面前,这是一具女尸,而她的肚子和之前的李桂莲一样,里面的器官肠胃,全都被掏空了,取而代之的是她的头颅,女尸的脸部,可以明显看出,她被挖掉了双眼。 看的我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紧紧的攥着手电筒,井烁停下伸向女尸的手,回过头微眯着眸子,表情很是冷淡,“你害怕?”谁不害怕这玩意?我愣愣的点了点头,井烁示意我过去,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了过去,他抓住了我的手,伸向了女尸的肚子,我害怕的缩了缩手,他却抓的更加的紧,“你要干嘛?”我害怕的推攘着井烁,不停的想要抽回手。 “不要!我害怕,你要干嘛?”我心慌的叫了起来,我不知道,他为什么要叫我过来,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让我接触女尸,我不敢直视女尸的头颅,因为我总觉的,她在对着我发笑。 我的指尖触碰到了女尸的肚子,很软不像是死了很久的样子,可是这种触感,更加的让我恐慌,我不停的反抗,井烁紧锁着我的肩膀,将我向后退的身子,往前一推手直接插进了,女尸的肚子里,我忍不住“啊!”的一声,叫了出来,井烁松开了我的手,勾勒着嘴角,俯视着我:“蠢女人!”强忍着恶心,将手在地上蹭了蹭,真心怀疑井烁是个变态。

“你想要干嘛?”“不干嘛,只是想测测你的胆量而已!”井烁一脸无所谓,而我却被刚才他的行为,吓的要死,什么叫做测测我的胆量而已。

女尸的头颅,突然从肚子里飞了出来,让人触不及防,直线朝我飞了过来,我吓的后退,心里恨死了井烁。

一屁股跌在了地上,女尸的头颅直接冲着,我的脖子咬来,我双手捂在脸上,挡住了自己的视线,嘴里叫着:“啊~不要过来!井烁救我!救我!”女尸的头发,触碰在了我的胳膊上,却迟迟没有下口,我挪开挡在眼睛上的手,看着与我只有几厘米的女尸头颅,被井烁抓在手中,近距离的接触,吓的我脸都绿了。 他挪开我眼前的女尸头颅,不屑的直接捏爆了,似乎这些东西,都入不了他的眼,根本不屑,井烁冷笑了一声:“这些不成气的东西,你也怕?”我从地上站起来,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:“对于你来说,不算是什么,可我不是你。

”捡起丢在一旁的手电筒,越过他走进女尸身后的墓道,不满的抱怨着。 井烁真的是拿我当他一样,什么都不怕似得,我回头看了一眼,走在我后面的井烁,想起女尸气就不打一处来。 突然脚下一空,整个人掉了下去,这些人怎么都爱挖坑啊!“啊~~咳咳~”还好高度不是很高,只是摔的我后背好疼,胳膊磕在了石头上,上面一片漆黑,已经不见了,我刚刚掉下来的地方。

我扯着嗓子叫了几声:“井烁!”回应我的就只有回声。

我动了动无名指,一边叫着:“井烁~”捡起掉在身边的手电筒,还真是耐摔。 这里有很多石子和石头,在我前面不远处有一道门,后背和胳膊被地上的石子,磕的生疼。

也不知道井烁,能不能找到我,按常理来说,我掉下来了,他也会跟着掉下来的。

“啊~”一个沉重的身躯,将我扑倒在地,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,我立马想到是井烁,等我转过脸时,映入眼帘的,是一张干瘪的脸面目狰狞,长长的牙齿暴露在外,一双干瘪的手,掐住了我的脖子,张着散有恶臭的嘴,向着我的脖子逼近,我的双手抵在了他的脸颊下,死死的托着他的脑袋,不停的扭动着身体,试图想要挣脱。 “救我~井烁~”奈何我怎么叫喊,都得不到井烁的回答,那张散有恶臭的嘴,龇牙咧嘴的冲着我的脖子咬来,我见机抬腿狠狠的踹向了,骑在我身上的干尸,他的动作顿了顿,双手松开了,我又狠补了一脚,将干尸踹到了地上。

我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,跟跟呛呛的,往墓道处跑去,那双干瘪的手,抓住了我的脚,使得我整个人,没稳住脚趴在了地上,“闷哼!”一声。

干尸从地上站了起来,拎着我的脚,将我重重的摔在地上,脑袋冒起了星星,嘴角流出了鲜血。

我从地上重新爬起,那双干瘪的手,向我伸了过来,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,还是被那双手抓了个着。

将我仆到在地,直逼着我的脖子咬来,“嘶~”那对长长的獠牙,咬住了我的脖子,陷进了我的肉里,紧咬着我的脖子贪婪的嗜血。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?干尸被突然袭来的脚,踢飞了出去,身上好疼脖子也很疼,看到他来了,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。 井烁将我揽腰抱起,我的双手环在了,他的脖子上,不争气的放声大哭起来,眼泪顺着眼角流出,沾染到了井烁的脖颈上。

身后的干尸,“嘭!”的一声,被炸成了碎块,凌乱的散落在地。

井烁抱着我走进了墓道,将我放在了地上,替我吸出了伤口里的尸毒,帮我理了理凌乱的头发,眼里闪过丝丝心疼之意。 而我则紧紧的搂着井烁,像个孩子般哭闹着,:“你去哪儿了?你知不知道,你要是在晚来一步,我就会死掉?你知不知道,我有多害怕?”我真的就是一把鼻涕,一把眼泪的。

井烁没了之前,拒我于千里之外的冷漠,将我搂在怀里,任由我的捶打,渐渐的,我情绪稳定了下来,不在哭闹,井烁摸了摸我的脸颊,柔声道:“哭也哭过了,闹也闹过了,休息一下,继续找你阿婆!”说实话,如果不是为了找阿婆,给我一百万,我都不会进这座古墓,相比之前掉进去的地方,这里要恐怖上十倍。 趁着休息时,我问井烁,他是怎么跟我阿婆认识的,而我阿婆为什么,要和他立下一年之约,并且还要瞒着我。 井烁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让我自己去问阿婆,就犹如当既给我,泼了一盆冷水似得。 过了一会,井烁从地上站了起来,一只手拿着手电筒,另一只手伸到了我面前,我抬头看了看他,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,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,井烁原本打算松开手,可我就是不放手,紧紧的抓着他,他也就随我便了。

每走过一个墓道,你都不会想到,下一次将会迎来,什么样的事情,可我往往都是最衰的那一个。

“啊~~”一脚踩空坠了下去,还好井烁及时抓住了我,这个墓主人也太搞了吧,动不动就弄个坑出来,也只能怪我粗心大意了。

井烁不知为何,突然松开了我,我诧异的瞪着他看,整个人坠了下去,井烁随后也跳了了下来。

我的手电筒丢了,周围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,只觉得掉下来时,身体下面软软的,不像是掉在了地上,我伸出手摸了摸,软软的像人的肌肤一样。 突然,从后面伸出了一只手,捂住了我的嘴巴…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