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父女俩的党员情“结”

2019-06-14

父女俩的党员情“结”

小时候总是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三天两头不见人影,为什么对村里别人家的事情那么上心,自家的事却毫不在意,“家活懒,外活勤”成为了父亲留给我的“不良形象”。

记忆中,那时候村里还没有通公路,也没有现在发达的通讯设备。 可是只要是村里人隔着山坳吆喝一声,作为一村之长的父亲此时不论有多忙,都会立马放下手中的活,赶到“事故现场”。

村里哪里修路需要人手了,哪个村民需要调解矛盾了,他都跑上跑下,风里来雨里去的,呆在家里的时间真的少之又少,为了“大家”顾不上“小家”是常有的事。 对此,我和母亲都颇有微词,父亲却经常说:“我是百姓选出来的,老百姓的事情我不跑快点哪个跑快点,再说了我一个共产党员,怎么能不起好带头作用?”然而,那时候的我并不能理解他心中为民的党员情怀,对他深深的偏见也成为了我和他之间沟通的障碍。

直到自己长大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、成为一名基层干部。

在基层工作一年多的我,深知自身责任,也体会了基层干部的不易,这时候便更能理解当初父亲“不顾家”的原因。 因为基层工作性质的相似性,与父亲交流的话题也逐渐增多。 记得那天看完我的贫困户后心情十分低落,回家一直没有说话。 父亲看出来我的难过,便问起了缘由。 “爸爸,我今天去看我的贫困户了,那家爷爷奶奶太可怜了,儿女都不太孝顺,老两口独自在家,爷爷又是个残疾人,通往他们家的小路又泥泞的很,作为帮扶责任人,除了给他们钱聊表心意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们”。

“要不这样,我们家刚好下了小猪崽,他们家要实在困难的话,等猪断奶了,我可以开车帮你给他们送两只过去。

”父亲不假思索道。 “好啊,这个方法好”,然而高兴不过两秒钟的我突然想到“可是,他们年纪大了,怎么可能还有多的精力养猪啊,养猪根本不可能,你说我到底送什么好啊?”此时父亲突然转身,一本正经地对我说:“雯雯,作为一名基层党员干部,做人善良是对的,你想帮他们,我和你妈都无条件支持你,便民路没有你可以去政府协调争取资金,儿女不孝顺你可以多打电话关心关心他们,也许他们根本不需要你送什么,也许比起钱他们两老口需要的是更多的关心。

赡养是儿女应尽的义务,你其实可以尝试和他们儿女沟通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基层工作不单需要你有自己的想法和辨识能力,更要有自己解决问题的勇气,难过郁闷是没有用的...”就这样,父亲像是打开了话匣子,和我从贫困户聊到工作思路、谈到人生观价值观,突然发现原来我和“寡言少语”的父亲那么聊得来,原来不知不觉中我早已继承他为人善良、爱人助人的品质。 “家活懒,外活勤”早已不再是父亲的“不良形象”,反而成为了我敬佩他的原因,我感恩于父亲的教育,更愧疚于曾经的偏见。

因为父亲,我更加坚定当初入党的誓言,也更加坚定在基层工作道路上勇敢前行的信心...(责编:黄瑾、秦华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