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熔裁旧典 巧制新声——李白《长门怨二首》赏析

2019-07-09

熔裁旧典 巧制新声——李白《长门怨二首》赏析

熔裁旧典巧制新声韩震军《长门怨》缘于汉武陈皇后的故事。 《汉书》卷九十七外戚传载:孝武陈皇后,长公主嫖女也。 ……及帝即位,立为皇后,擅宠骄贵,十余年而无子。 闻卫子夫得幸,几死者数焉。

上愈怒,后又挟妇人媚道,颇觉,元光五年,上邃穷治之,以使有司赐皇后策曰皇后失序,惑于巫祝,不可以承天命,其上玺绶,罢退居长门宫……后数年,废后乃薨。

又《乐府诗集》解题曰:长门怨者,为陈皇后作也。

后退居长门宫,愁闷悲思,闻司马相如工文章,奉黄金百斤,令为解愁之辞。

相如为作《长门赋》,帝见而伤之,复得亲幸。

长门之事经过相如点染,文学气息渐浓。

后代骚人墨客感时伤事,或比原色或淡旧彩直牵不放,光是同名诗作就有数十首之多。 诸如无复金屋念,岂照长门心南北朝?柳恽《长门怨》、月皎风泠泠,长门次掖庭唐?沈佺期《长门怨》、空房不敢恨,但怀岁暮悲宋?陆游《长门怨》等等,真是不胜枚举。 盛人和中唐才俊李绅同制《长门怨》诗,却用不同的角度,为我们带来了更加新奇独特的审美感受。 天回北斗挂西楼,金屋无人萤火流。

月光欲到长门殿,别作深宫一段愁。

这首诗是李白的《长门怨二首》其一,它描绘了主人公失宠后凄凉的情境,借景抒情,寓情于景。 全诗四句无一人出现,但无一句不是在写人之所观所感。

主人公置身境外,诗作以视觉切入。

西楼上方的北斗、空屋里面的萤火、长门殿外的月光,一切都默默地出现在人的视野。 天回、萤流、月到、月别,这些有形无声的变化,又记录着视者长久未眠的活动--天地凄凉,人心空荡。

前三句以斗柄横斜为远景、以空屋流萤为近景,以月光为背景,营造了一个色彩朦胧、空阔凄清的境界。 黑夜本来很难调动人的视觉作用,然而正是黑夜里的星月萤火给人带来了心灵的感应。 北斗常给人以寒意,萤火素让人感野旷,月光自然是孤寂落寞时追昔的引子。 面对这些自然之物,诗人将目之所及与想象所获巧妙融和,前三句写景,末一句点情,虚实无缝,浑然一体。 月光亘古不变,独立于人类社会之外,没有半点人为痕迹。 可作为人类的见证者,到了深宫也染上一段愁绪。 别作,或者为离开时作了,或者为希望不要作,不论哪种理解,深宫的月光有了愁情已毫无疑义。

别作深宫一段愁,运笔空灵,设想奇特,耐人寻味,情景合一。 诗人独到的用典,又为诗情的表达找到了恰当的方法。 金屋,华美之屋,是陈皇后受宠得幸时居住的地方。

典出同故,《汉武故事》: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生于猗蓝殿。 年四岁,立为胶东王。 数岁,长公主嫖抱置膝上,问曰:儿欲得妇不?胶东王曰:欲得妇。 长主指左右长卿百余人,皆云不用。

末指其女问曰:阿娇好不?于是乃笑对曰:好!若得阿娇作妇,当作金屋贮之也。

南朝梁费昶《长门怨》诗:金屋贮娇时,不言君不入。 诗人大胆联想,巧裁旧典,选取金屋和长门这两个能概括整个故事的地点,将同一人物阿娇往日金屋得宠和眼下长门冷遇对比,时过境迁,今非往昔。

自身纵向比较中,对上怨而无恨之情如眼前的月光淡淡自然地流出。 如果说李白的《长门怨二首》其一运用想象对比,剪辑典型意象,为我们创造了一幅月夜深宫愁怨图,那么李绅的《长门怨》却给我们带来了一段催人泪下的伤心曲。

[5]宫殿沉沉晓欲分,昭阳更漏不堪闻。 珊瑚枕上千行泪,不是思君是恨君。 这首诗取人心理,描写其痛苦伤心流泪的模样。

诗作借长门宫里失宠妃嫔的口吻直抒胸臆。 全诗四句,首一句写景,后三句抒情。

宫殿沉沉晓欲分,交待时间、地点。 沉沉,深邃的样子。

南朝宋鲍照《代夜坐吟》诗:冬夜沉沉夜坐吟,含声未发已知心。

这里表面写深宫为夜色笼罩,而实际是以物衬人,人之内心正如此刻宫中的夜色,暗淡无光。 晓欲分,天亮前的时刻,即黎明前天空最黑暗的一段时间。 面对夜之黑暗,初醒乍起的人们是难以分辨出具体的时辰,而用晓欲分正说明了深宫的主人未眠已久。

黑暗中,目之受限,而心理自由,耳之聪敏。 接下来,心力驰骋,想象展开。 昭阳,宫殿名,汉成帝皇后赵飞燕居住的地方。

《汉书》:孝成赵皇后,号曰飞燕。

成帝尝微行出,……上见飞燕而说之,召入宫,大幸。 ……贵倾后宫。 昭阳与长门相对,后代用指受宠有幸的妃嫔。 长门之主由自己想到受宠的昭阳宫主,同居后宫,一个获大幸,一个遭冷遇,思前想后,他非己比。

珊瑚枕上千行泪,不是思君是恨君。

千行泪与前句的晓欲分、更漏相映,从听觉、视觉暗示心理活动过程的持久。 由不堪闻到千行泪,既是情感发展的必然结果,又是痛苦心曲的强力直白。

末两句是全诗感情的凝聚点。 由更漏之声引出愁思,又由愁绪产生恨意。

他我横向对比中,情与泪自然糅合,怨和恨油然而生,伴着泪水,恨君之情连绵涌出。 反复诵读,仔细玩味,两首《长门怨》的意境色彩、用典方法、情感深浅实有不同。

李白诗情景交融,如临其境;李绅诗心理入微,生动传神。

然而,两诗体裁相同,都是七绝。

在四句二十八字里,诗人才俊大胆联想。 李白诗直用原典,将长门之主,由汉武陈后一人扩大到无数失宠遭冷的女性,表达对女性的怜悯;李绅诗则是兼用他故,将后宫之恨移到了失势落寞的朝臣,抒发党争倾轧之苦。

两首诗突破七绝字数的局限,巧炼旧典,各自谱出了新声。 原载:《文学知识》2006年第1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