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絮絮叨叨20几年发小冰山王子的琐事---

2019-07-09

絮絮叨叨20几年发小冰山王子的琐事---

  我紧张的盯着圆圆的微博好几天,她停更了。   在鸭子婚礼前,我被叫去成都出差。 冰冰贱贱的问我要熊猫,我说网上一大堆,干嘛非要跑过去买?他撒娇:我就要,你要拿着给我买的熊猫和熊猫拍照哦。 哦你个头啊,智障。

  我还是给他买了一只毛茸茸的熊猫玩偶。

每到一处,就举着熊猫给他拍个照。 05年夏天,冰冰自己又去了一趟成都。

他走过武侯祠,宽窄巷,都江堰,都举着或者抱着那只熊猫,发了微博,没有任何备注留言。 只有我知道,他很多很多没有说出来的话。   鸭子的婚礼在栖霞区举行,我和冰冰一大早就到了南站然后打个车直接去了酒店。 新娘月份小,不仔细看看不出来怀孕,鸭子还是那副不正经的死样,对我还是直呼外号,不同的是,冰冰没有再跟着附和,只是敲打了他的背部。 鸭子眯着眼睛看着我:“恩瘦了瘦了,但是也老了。 ”我一口老血,工作之后最讨厌人家讲我老了。

对我们同时出现,几个熟悉的老同学没有八卦,他们都是以为我们都在上海,只是约好了一起过来的。

  离开始还有一个小时,圆圆出现了。 她和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一起来的。

鸭子和那个女孩子很熟的样子,女孩子去热情地拥抱鸭子和他老婆,圆圆就直勾勾的看着我和冰冰,慢慢的走过来。

我不禁的坐直了身体,好像过了一个小时那么久,圆圆坐在了我们桌上。

“真巧啊,圈子这么大,又遇到了?”圆圆说着话,我不确定她是对我还是对冰冰,我将目光集中在餐盘上不敢看她。   “恩,是的,你认识鸭子?”  “对,他和我大学一个学校的,NL的。 ”  “哦对。 ”  冰冰不说话了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。 只觉得脖子都僵硬了,死死的盯着盘子的一角不动弹。

  桌上又有人跟冰冰打招呼,是我面熟的一个男生,好像高中是冰冰班的,还是和我一个初中的?我迅速的扫了他一眼又垂下了眼睛,余光看到圆圆的眼神火辣辣的盯住我。   “哎,这不是XX么,怎么,你俩现在一块儿啦?你小子怎么不告我啊!”还是那个声音,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抬眼朝他僵硬的笑了下。   突然之前和圆圆一起进来的姑娘坐在了我们桌子,盯着冰冰:“不对吧,冰冰你女友不是我们圆圆么,到底怎么回事儿啊。

”  一桌人,除了我们四个人,其他都人你看我我看你,半天没人说话。   冰冰往前靠了下:“我和圆圆不在一起了,现在是朋友。 ”  我不敢喘气似的,蹬着自己的手指。   “冰冰,我们一周前分的手,那么你和你的红颜知己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呢?”圆圆声音有种播音似的穿透力,她的每一个字都砸在我心里,周围听到的人都扭头看这诡异的一桌。   我抬头看着圆圆,仔细的看了她的脸,不知是否出于我的心理作用,她清瘦,有点憔悴,带着明显的怨恨。 “圆圆,今天是鸭子婚礼,有什么话我们可以私下聊聊。

”  “你少来!自己和XX(她报出了我前男友的名字)分手了,就打别人男朋友的主意!趁我不在国内,你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得意了!”。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