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第710章 启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2019-07-11

第710章 启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轰隆隆龙脉奔流汹涌,气势磅礴,似有冲天之势。

岸边,秦墨伫足而立,注视这条龙脉,他身上腾起道道剑芒,将此间地气剖开,不染一丝龙脉地气。 传说中,龙脉之势虽非常人所能承受,但是,沾染一丝龙脉地气,却是有莫大的好处。 一个王朝的气运,可谓是无边浩荡,寻常武者若能沾上一丝,等于是攀龙附凤,气运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这是莫大机缘。

可是,秦墨身周的剑芒却是越来越凌厉,剑势如渊,将沾身地气一一斩灭。

这情景,瞧得左熙天、东圣海心跳加速,相识以来,两人对这老四相当了解。

这少年极为沉稳,也有着与众不同的自傲,既知晓第一代栾皇的所作所为,秦墨无疑是非常厌恶,说不定一剑斩断龙脉,绝了栾皇一脉的气运。 其实,若真断了栾皇一脉的气运,两人都会拍手称庆。

但是,牵涉到镇天国整个疆域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由此可见,第一代栾皇的手段实是高明,若是镇天国中人来到此处龙脉,必定会有种种顾忌,不能下手断了这龙脉。 “栾皇一脉,镇天国气运”秦墨目光流转,终于开口,有了决断。

就在这一刻,空间忽然激荡,虚空开始扭曲,隐隐有一道裂痕出现。

“谁在破开虚空!”“这里的空间无比稳固,又有龙脉镇压,又有武主布置的大阵,如何能破开?”“说不定是第一代栾皇布置的后手,大家小心!”在场一行纷纷散开,严正以待,他们固然都是绝世奇才,有着绝对自信。 但是,第一代栾皇所作所为太过狠辣,让他们心存忌惮。 虚空中那道裂痕形成,一个身影闪了出来。 白衣如雪,手执羽扇,一袭男妆,却难掩倾城风华,秀发如云披肩,尽展妖娆绝世美丽。 这人,赫然是风轻侯。

“是你!”秦墨不由一惊。 “你,秦墨。

”风轻侯也是一声惊呼,她显然没有想到,会在此处见到秦墨。

砰!和乌狼已是冲出,两眼放绿光,嚷嚷道:“这美妞不错,正好擒下带回去,当我的压寨夫人!”乌爪探出,铺天盖地的劲风席卷,袭向风轻侯。

羽扇一摇,化出一道道扇风,如同孔雀开屏,说不出的曼妙,却有至柔破刚的威力。 一瞬间,和乌狼、风轻侯交手数十回合,双方都很吃惊,没想到对手实力如此强劲。 秦墨眉头锁起,一时间想到了许多,风轻侯忽然在此出现,让他想到了前世,或许这位倾城佳人就是来此,而后陨落。

“停手吧。 ”手臂一振,狂月地阙剑已是出鞘,剑锋无声无息,刺入风轻侯身上的要害,将她一身真焰封住,却毫发无伤。 狐尾一卷,将风轻侯捆住,拘了过来。

“妖狐阁下,多谢,帮我擒了一个压寨夫人。

”和乌狼窜了回来,咧嘴大笑。 一条狐尾拍出,将和乌狼抽飞,险些掉入龙脉之中,吓得他手脚并用,扣住岸边岩石,才没有坠进去。

“就你这饿狼德性,若不改改,抢了女人都会变心,到时候绿云盖顶,有你受的。

一边去反省去!”银澄喝骂道。

“秦墨,你们”风轻侯被擒,环顾在场一行,她心中震撼莫名。

这一行实在奇特,无一不是绝世天才,并且,人族、妖族、兽王后裔,血魔后裔都在其中,竟会聚在一起,着实令人匪夷所思。

“这是风王后裔,与你先祖有旧,风王之骨也被镇在龙脉之下。 ”秦墨看向血炼邪,说道。

血炼邪点了点头,没有言语。 “你潜入此地,是为了取走风王之骨,还是要断了龙脉?”秦墨问道。 风轻侯神情变幻,风王残存一脉布局多年,就为了能够进入这里,取走风王遗骸,并断了龙脉。

想不到,早有人在此。

“不错。 我不仅要取走先祖遗骸,还要一并斩断龙脉。

”风轻侯咬着银牙,露出滔天恨意,“第一任栾皇为一己之私,掀起无边战火,灭了六王,屠杀六王子嗣,这样的行径实是令人发指。 秦墨,你既在此,又与血魔后裔一起,想必已知栾皇一脉的所作所为。

这样的镇天皇室,难道不该断了龙脉吗?”见秦墨神情淡淡,风轻侯娇容冰冷,恨声道:“怎么?你难道想以龙脉为要挟,让栾皇一脉俯首称臣?自己坐上镇天国的宝座?”秦墨一愣,哑然失笑,他前世与风轻侯并无交集,只是感慨另一位风姓女子的绝代风姿。

“你能想到的,就只有这些吗?”转过头,秦墨注视这条龙脉,眸光流转,很悠远,也不知他的思绪飘向何方,“镇天国这片疆域,何其辽阔,数千年来,虽时有武道王者,却从无一位圣者横空出世。

究其原因,可以说是底蕴浅薄,但是,栾皇一脉、还有你风王后裔,都是得到过巅峰武圣传承,你们的眼界就仅是止步于王者境吗?”“断了这条龙脉,让栾皇一脉气运尽失,就此衰落灭绝?”“或是以龙脉为要挟,让栾皇一脉俯首称臣,这就是你们风王子嗣,得到巅峰圣者传承的子孙,这么久以来,想到的复仇大计吗?”风轻侯娇躯剧颤,如遭雷轰,从她出生开始,就矢志复仇,从未想过其他。 但是,此时此刻,这少年的话语,如同一柄绝世宝剑,狠狠斩断了她一直以来坚持的心念。 周围一行人,亦是心神激荡,他们已是明白秦墨的意思。 “哼!这小子,终于有一点样子了。

”银澄舔着爪子,低声嘀咕。 “嘿嘿,这才是一个斗战圣体应有的武志,若不能冲击武道绝巅,又有何意义。 ”高矮子亦是咧嘴笑着。

最终,秦墨告知风轻侯,她可以将风王遗骸带走,但是,龙脉不得破坏。

“将血魔祖骨、风王骸骨启出吧。

”秦墨提出了启骨的决定。 众人没有异议,风轻侯失魂落魄,也是没有反对,下意识的点头同意。

不过,关于启骨的人选,一双双眼睛再次聚集到秦墨身上。

“为何是我?银澄阁下,你英明神武,气宇不凡,妖火蜕圣,足以承受龙脉之力,不如由你下去?说不定,下面还有重宝存留。 ”秦墨疯狂吹捧银澄。

“这是你们人族的事情,本狐大人身为一位绝代妖族,岂能相助你们人族,若是被其他妖族知晓,岂不是要被戳着脊梁骨骂?”“你若不下去,就让炼邪这小丫头下去,或是让姓风的这美妞下去,只要你舍得。

”银澄斜眼,根本不吃这轮“马屁”,转而打起血炼邪、风轻侯的主意。 秦墨暗中磨牙,对这狐狸实是牙痒痒,龙脉之力非同小可。 血炼邪重伤在身,根本承受不住。

至于风轻侯,恐怕在前世,这倾城女子就是潜入龙脉,才香消玉殒。 再者,她现在心智失衡,哪里能入得了龙脉。 秦墨也不愿进入龙脉,若是自身气运,和栾皇一脉产生纠葛,让他感到全身不舒服,莫名恶心。 这头狐狸是最合适的,圣性妖火能够隔绝一切,不受龙脉之气的侵袭。 “小子,你不用担心沾上龙脉之气,以自身剑芒护体,这种不纯的龙脉之气躲避还来不及呢。 ”狐狸这般说道。

“为何?”秦墨心中一动,想到自身的剑魂奥义之力,想要问个究竟,奈何这狐狸实是滑溜,一溜烟已是钻入灯座空间中。

龙脉很温暖,地气凝练如雾,散发着淡淡晶莹,在其中如浸温泉,暖洋洋的一片,令人全身毛孔都舒畅开了。 这种感觉,如同是承受祖脉地气的灌注,却又有些不同。

秦墨潜入龙脉中,无比精纯的地气立时聚拢过来,朝着他毛孔中蜂拥而去。

身上一道剑光腾起,笼罩其身,将这些地气尽数排开。 “果然如那狐狸所说,这些地气根本无法靠近己身,甚至像是在畏惧我的剑芒。 ”在龙脉中游曳,缕缕地气如龙般涌来,却被剑芒纷纷斩断,消弭无形。

这种情况,似是激起龙脉的震怒,立时地气沸腾,一股股地气凝聚,化为一条条蛟蟒,翻腾袭来。 这种威力,不亚于地境强者全力一击。

嗡!秦墨身周的剑芒颤动,吞吐不定,流转一种虚无光辉,斩向这些地气蛟蟒。

如同是烈日下的积雪,地气蛟蟒纷纷崩碎,被斩成一团团碎片。 而后,龙脉之气开始自动排开,似是畏惧笼罩秦墨的剑光,让出一条道路来。 这情景,让秦墨心绪微动,对于自身的剑魂奥义之力,越发有着好奇。

不过,在此地不易多想,秦墨在龙脉中游动,观察四周的地势,心念转动,铭记于心。 ..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