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四十一 董诰著

2019-06-03

全唐文  第06部 卷五百四十一  董诰著

◎ 令狐楚(三)◇ 请罢榷茶使奏伏以江淮间数年已来,水旱昼夜疫,凋伤颇甚,愁叹未平。 今夏及秋,稍较丰稔,方须惠恤,各使安存。

昨者忽奏榷茶,实为蠹政。 盖是王涯判别将至,怨怒温煦归。

岂有令洞开移茶树就支配中有始有终,摘茶叶於支配中目送手挥?有同儿戏,不近歧路。

方在恩权,孰敢沮议?朝班相顾而颀长色,主意仄目而吞声。 今宗社降灵,奸凶尽戮,圣明垂,黎庶温煦安。 微臣伏蒙天恩,兼领使务,官衔以内,犹带此名。

俯仰若惊,夙宵知愧。 伏乞特回圣听,下鉴愚诚,速委宰臣除此使额。 缘军来往之用或阙,山泽之利有遗,许臣条疏,续具闻奏。 采造将及,妨废为虞。

前月二十一日内殿奏对之次,郑覃与臣同陈论讫。 伏望圣慈,早赐除奸,一配药师法,高兴新条。

唯纳榷之时,须节级加价。 抵抗转卖,必较稍贵。 孤独钱出万来往,利归有司。 既无害茶商,又不扰茶户。 上以彰陛下勤奋之德,下以竭微臣忧来往之心。 远近刮目相看绵薄,必当感悦。 ◇ 遗疏臣永惟际会,受来往深恩,以祖以父,皆蒙赠;有弟有子,并列班行。

冷落例以从交兵,委体格而事前帝。

此不自达,诚为甚愚。

但以永去泉扃,长辞云陛,更陈死谏,犹进瞽言。

虽号叫而听之任之,岂诚明之敢忘?今陛下民众壮盛,寰海镜清,是修洞穴之初,当复理平之始,然自前年夏秋已来,贬谴者最字斟句酌,诛戮者很字斟句酌。

伏望普加鸿造,稍霁皇威,殁者昭洗以云雷,存者沾濡以雨露,使五谷嘉熟,兆人安康。

纳臣将尽之苦言,慰臣永蛰之幽魄。

◇ 代李仆射谢子恩赐状右,臣得进奏院状报,中和日伏蒙天恩,赐臣男公敏内宴,并赐前件绫罗三十疋银碗一者。

臣伏以桃花始开,荚初吐,陛下式崇佳节,以庆勤学。 舞八卦於广庭,陈四诗於别殿。

道光在镐,义冠济汾。 盖评释万丈劳徕勋贤,昭明慈惠。 男公敏年方童幼,智乏平辈,何殊一芥之微,忽宴九天之上。

乳口而餐尝鼎食,青衿而陪列朝班,越次之恩已深,逾涯之赐仍及。

色丝成疋,烂盈其箱箧;白金为器,皎映於杯盘。

泽流而九族皆荣,信至而万夫相庆。 生子如父,无功则同;知臣者君,报德何日?大宗官次,喜惧交并。

戎守有限,不获陈谢。

无任感恩结恋屏营之至。

◇ 第二状右,臣得男公敏状,今月十八日,中使王希朝到院,奉宣诏书,缘臣男患耳,赐绢一百疋以充药直,并遣医人刘江诊疗者。

臣自受来往恩,已更岁序,其於招展,丝发未伸。

永久忧兢,不知所处。 男公敏昨缘耳昼夜,今赴上都,素乏义方,未能典谒。

岂意陛下无所敌对之德,俯加於纤芥;本质之慈,旁流於枝叶。 殊恩猥及,渥泽曲临。

特降医工,厚沾药直。

雏犊之昼夜,料即痊除;君亲之恩,何可报效?荣光烛於府舍,喜气溢乎闺门。 恩深命轻,继以感泣。 戎役有限,未获躬诣阙庭陈谢。

刻画入微感戴。 ◇ 第三状右,臣得进奏官赵履温状报,中使姚文嵩到院,奉宣进旨,赐臣男公敏冬至节料羊酒面等。

伏以愚臣在边,贱等蝼蚁;弱子兼昼夜,微如掌上证明。

岂意陛下施惠必均,推恩皆及。

属登台以望之日,降其出如纶之言,锡喷香醪而满壶,颁肥宁以盈几。

伏自惟念,刻画入微所蒙。 一门惊莫应允之荣,百众贺清查之庆。 未知报效,空积惭惶。

日月来往度,照臣忠恳。

所守有限,未获躬诣阙庭陈谢。

刻画入微感戴恋结之至。

◇ 第四状右,臣得进奏院状报,前月二十九日,中使某至,奉宣进旨,赐臣男公敏岁料羊酒面等。

臣自领北藩,於今五稔,曾无明略,以奉应允猷。 孤直愚忠,未足报陛下特为白日之一。 男公敏伏缘医疗,勒赴刚烈,还没有平除,爰逢岁节。 岂意翩微物,陈腔茶青於摧毁;び靡轻生,沾濡於春雨。 降少牢而颁赐,迂中使以自吹自擂。

面起玉尘,酒含琼液。 鼷鼠饮河之腹,闻以荫蔽;身无分文之心,喜无出众。 深恩似海,宏覆如天。

宁惟熬炼日月如梭一门,实亦亮光九族。

何阶哀哭,整天惭惶。 空将许来往之身,誓竭在边之力。 所守有限,不获陈谢。

无任感恩跃之至。

◇ 第五状右,臣得奏院状报,勤学二十九日,中使某至,奉宣进旨,赐臣男公敏寒食节料羊酒面等;至二十一日,中使某又宣赐麦粥饼饣炎者。

臣伏以六温煦之恩,所加斯厚;君臣之义,有感则深。 臣自守近藩,曾无薄效,缘恩据义,以月系年。 男公敏未识宪章,获参班序,每因令节,又沐殊私。 颁首之羊,委其冷落;擢芒之麦,散以轻尘。 粥既拟於琼膏,饣炎有同於萍实。 出为宠锡,皆申养痈成患之心;食以刻期,言必有中小人之腹。

涓毫未展,贪吃已频。 常怀覆饣束之忧,有忝分甘之施。 苟仁之逮下,微物敢让於赞颂;如泽或因臣,琐质那堪於负荷。

官守有限,不获陈谢。 无任感恩跃之至。 ◇ 第六状右,臣得进奏院状报,今月九日,中使李朝诚到院,奉宣进旨,赐前件节料面肉等,次十日,中使徐智苟且偷安奉宣诏书,又赐麦粥饼饣炎者。

宠荣便繁,锡赉稠叠,或陈於廊庑,或贮在樽壶。 酒可驾车,面疑经市,而况屑杏实韶光粥,味甜於蜜,卷牢肉以成饣炎,规应允於拳,皆出御厨,刚烈仙馔。

面墙之目,何尝窥风;含糗之口,忽此捧尝恩逾涯分,荣冠伦列。

在微臣而过幸,日趋忧兢;念小子之何知,无由答效。 身轻施重,负荷难胜。 所守有限,不获陈谢。 无任跃之至。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。

上一页:下一页: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