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596,今夜心思各不同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

2019-07-04

596,今夜心思各不同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

唐素珍离开了,王勃关上房门,把自己甩倒在床上。

“我刚才干什么了?挠了语文老师的痒痒?还骑在了对方的身上?而且还想去亲唐素珍?“天呐!我真的是被欲/望冲昏了头!唐素珍是可以去招惹的吗?那可是自己的老师啊!一个17岁的高二学生,要是跟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班上女老师发生了关系,这要是传将出去,放这年代,那简直是震惊四方,轰动全国的大新闻!名誉扫地,身败名裂,光是周围人的唾沫星子,都要把我和唐素珍,尤其是唐素珍给淹死的!“而且,喜欢唐素珍倒也不说了,为了追求爱情,哪怕被万人唾弃,对死过一回的我来说也不算什么,无所惧矣!但是,自己并不怎么喜欢她啊!自己对自己的这位语文老师,充其量不过是一种男人对女人的欲/望,是一种荷尔蒙刺激下的急于发泄!自己发泄了,爽了,人家唐素珍一个未婚女人可就惨了啊!以后面对自己,还怎么上班,上课?“喝酒是魔鬼,喝酒是魔鬼!看来,以后不能喝酒了——不能单独跟美女喝酒,喝了酒也不能单独呆在一个房间,不然准出事!第一次是董贞,第二次是马丽婷跟方悠,第三次唐素珍——幸好唐素珍关键时候推了自己一把,不然,冲动之下,苟且之事肯定要发生!”躺在床上的王勃,眼睛大睁,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,开始在心头做着自我检讨。

将这半年发生的事,尤其是跟身边的女性之间的事稍一梳理,王勃就发现自己的身体虽然是17岁的身体,但是心灵却经常是三十几岁的心灵,思想也是经常是三十几岁的思想,yu/望也经常是三十几岁的yu/望。 所以,看见了“同龄人”,或者比同龄人稍大或者稍小几岁的女性,譬如田芯,譬如姜梅,譬如唐素珍,乃至譬如梁娅的妈妈程文瑾,自己便时常以一个三十几岁的老男人的眼光去观察和审视她们,寻找和发现对一般十几岁的小毛孩而言发现不了的美感。 由此激发出yu/望,一种成熟男人对漂亮的,优秀的女性那种想与之融为一体,为所欲为的强烈的yu/望!这些yu/望,有些伴随着感谢,怜惜和爱慕,比如田芯和姜梅;有些则基于发自内心深处的欣赏和倾慕,以及一些隐隐约约的情愫,比如程文瑾。

而对于唐素珍,目前来说,自己则差不多只有本能的动物性yu/望而毫无感情可言了。

这也是最不应该的,最应该受到批评乃至批判的!“看来,重生带来的力量让自己的信心膨胀得厉害,现在简直有些肆无忌惮了。 贪花好色虽然不是什么罪,但是哥们儿,也要分对象啊!也要考虑后果啊!有些人是不能招惹的!不然后患无穷!自己的下/半身,以后真的得好好管理一下了!”在这无人的房间,王勃深刻而又赤/luo的剖析着自己的内心,那些不为人知,天知地知只有他知的“阴暗面”!越想,越剖析,便越是警惕,越觉得目前的他有点妄自尊大,目空一切,更有些荒yin无度了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唐素珍回到自己的房间后,就开始洗澡。 今天喝了酒,出了好几次汗,身上怪不舒服的。

弥漫的雾气间,一丝/不挂的唐素珍半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的站在花洒之下,任热气腾腾的热水从头淋到脚。 她的思绪又飘忽在了前不久跟自己的学生王勃在床上的厮打笑闹中:王勃的双手伸向她的咯吱窝,不停的挠她,她四处躲闪,但却如同一只小白兔面对大灰狼一样无处可躲,被对方骑在了身上。 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异性而且还是自己学生骑在身上的她心头狂跳,羞赧不已,大吵大叫,不停的扭动。 但骑在身上的那个身体却犹如一座大山,岿然不动,又仿佛一个训练有素的骑手,随他的挣扎,摆动而跟着挣扎,摆动,始终无法将其摆脱。 在两人相互的搏斗间,她出汗了,脸上,头上,前胸,后背,以及那里……一个激灵闪过,一阵电流如同小老鼠从那里蹿至四肢百骸,让羞愧难当的她差点呻/yin出来。

她终于投降,认错,想让骑在她身上的家伙快点下去。

身上的他也终于不动了,压着自己的双手。

粗重的,如同牛喘一样的气息一阵一阵的喷向自己的脸面,将面上凌乱的发丝都吹得四处舞动。

热热的,痒痒的,带着一股浓烈又让人迷醉的酒精味。

她再次起了一个痉挛。

她睁开了眼睛,然后,就看见了那家伙的表情,脸红筋涨,气喘如牛,鼻翼一扇一扇,眼睛瞪得如铜铃,而且含电带火。 只与其对视了一眼,她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。

有那么一瞬间,她是好想闭上眼睛,不管不顾,让该发生的就那么发生,不管以后,不管未来,也不管两人的身份,就随身体的感觉载沉载浮,要死就死吧。 然而,终究是理智和恐惧战胜了乍起的yu/望。 她用力推开了他。 “哦——”站在花洒下的唐素珍,星眸半闭,眼神迷离,一手抚在自己的胸前,抓住其中一只白皙、滑/腻的丰/挺,使劲的揉/捏,一只朝下,放在了两/腿之间,发了一声悠长的颤声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江小柔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,关门,上锁,而后背靠门后。 江小柔将手贴在自己的胸口,心儿“嘭嘭嘭”的直跳,又摸了摸脸,发现脸也烫得厉害。 “他为什么要那么看我呢?”轻咬红唇,轻抚小脸的江小柔轻轻的自言自语。 她其实知道对方为什么看她。 从小大大,类似的目光她不知碰到过多次。

就是这次来魔都参加复赛,碰到的几个男生,大多也偷瞄或直视过她,只是没像这家伙刚才那么大胆直接罢了。 自然,也没能把她吓得惊慌失措,像小兔子一样狼狈的逃窜。 “这家伙,作文这么好,这次还破纪录的拿了特等奖,让组委会都破例向他道歉。 听唐老师说他其他科目的成绩也好到爆,语数外,物理和化学每科都是一百四十多。

期中考试的成绩竟然超过了七百分!好厉害,好吓人!人也不傻,幽默风趣,完全不像一些只晓得看书学习的书呆子。

他,在他们学校,怕是很出名,很……招蜂引蝶吧?”江小柔喃喃的说。

“呀呀呀!这家伙出不出名,招不招蜂引蝶****啥事?我还是来拜读拜读这家伙的两篇科幻小说吧。

看看你写小说的水平怎么样!”江小柔直起身,来到单人间的大床上,将一个枕头靠在床头,脱鞋,轱辘一下钻了进去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十分感谢“流氓兔2号”老弟1888起点币的厚赏!感谢“anyi96”,“我真是石头”,“KAk”三位老弟各588起点币的打赏!一并感谢风影使者,风中狼舞,被遗忘的眼神,开心大大土豆,波林神尊,片片黄页,将谋风火,等候自然,魔法门wog9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!谢谢所有订阅,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!(未完待续。 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