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第580章 王者意志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2019-07-11

第580章 王者意志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叮咚、叮咚……纤细柔润的手指拨弄琴弦,天籁般的音色如水般流淌而出,在白骨牢笼中回荡,令人闻之心旷神怡。 那剔透的音色,让秦墨的神智一片空明,感到这首乐曲很熟悉,似是在那里听过。

这首曲子前奏刚起,便是弦音顿止,黎枫雪行按着琴弦,轻声道:“这首琴技的创出,有赖于墨师弟相助。 你我尚有一曲之约,今日就一并履行了。 ”秦墨这才想起,这首乐曲正是当日,与黎枫雪行首次相遇,后者创出的这首曲子。 并且,彼此还有约定,在这首琴技完成时,邀请秦墨前去鉴赏。

却是想不到,这个约定要履行在这里。

咚!乐声再起,陡得一道道音波****而至,蕴含着穿金碎玉般的威力。

秦墨神情不变,挥剑相迎,一霎那剑花绽放,化为无数细碎剑芒,和音波碰撞在一起。

这种音波攻势,并不强大,没有超出先天宗师的范畴,凭秦墨的剑技,能够轻松应付。

不过,他心中很清楚,黎枫雪行这一曲琴技,仅是为了履行之前的约定。

这一曲终了,就是可怕攻势涌现之时……咚咚咚……片刻,这一曲琴技结束,黎枫雪行拨弦的玉指,陡得加速,化为一片残影。 一瞬间,刚才的这首琴技,竟在眨眼之间,弹拨出来。

虚空中,一道可怕的声音乍起,宛如天崩地裂一样。 随即,骨琴中,一道巨大音波射出,那其中蕴含的威力,就如同一个强者刚才用一盏茶的时间,打出了一套武技,而现在,却在眨眼之间,将这套武技的威力爆发出来。

秦墨的神情顿变,他的反应也是神速,手腕狂震,连震剑技运转到极致,四十九道剑图疯旋而出,挡在了身前。 噗噗噗……,如同百步穿杨的利箭,穿透四十九张薄纸的声音传出,所有的剑图顿时破去。

那道巨大音波的威力,丝毫没有减弱,疾如闪电般射向秦墨。 在这一瞬间,秦墨将【剑步】速度提升到极致,鬼魅般闪至一边,堪堪与这道音波檫身而过。

噗哧……,秦墨左臂划出一道血痕,即使躲避的及时,依然被音波的余劲割开了一个伤口。

咚咚咚……骨琴连响,迸发出金戈铁马般的弦响,无数道巨大音波迸射而出,几乎将整个白骨牢笼填满,疯袭向秦墨。

这一轮音波攻势,当真如疾风骤雨一般,那恐怖的压制力,足以让人窒息。

面对这样的险境,秦墨将自身剑技、【剑步】,发挥到一个极致,每每在毫厘之间的缝隙中,躲过了绝杀的攻击。

片刻,黎枫雪行停止弹奏,注视着秦墨,妖异的眸子里露出一丝诧异。 对面,秦墨此时全身布满密密麻麻的伤口,鲜血流淌下来,使他几乎变成一个血人,非常凄惨。

但是,这些伤口并不致命,都避开了要害部位。

紧盯着黎枫雪行,秦墨眼中也有着诧异,他没想到自己能够撑过这一轮攻势。 以黎枫雪行显露的气息,分明恐怖的令人战栗,但是,这一轮音波攻势,其中蕴含的威力,并没有超出宗师境的范畴。

只不过,黎枫雪行对于琴技的掌握,已经达到技近乎道的程度,将一曲琴技蕴于一击之中,其威力之大,即使是地武绝顶也不敢正面硬接。

秦墨微微喘息,沉声道:“为何不动用真正的力量?施展宗师境的力量,是想将人折磨到死吗?”黎枫雪行眼眸闪动,跳动骨火般的光芒,默默端详秦墨,似想将他看透。 随即,她摇了摇头,淡淡笑道:“墨师弟,你错了,本座刚才动用的,就是真正的力量。 只是没想到,你总让本座感到意外……”闻言,秦墨眉头紧皱,只当她是在胡说八道,若是她的真正力量仅限于宗师境,如何能掀起这样的风浪,如何能制住车宗主等一干大高手?纤手抬起,指着白骨牢笼外的车宗主等人,黎枫雪行开口道:“本座对付他们施展的力量,甚至还不及刚才,事实上,刚才的那轮攻势,若是换成天境强者,也已无法抵御了。

因为……”转头,注视着秦墨,黎枫雪行细眉颦起:“我的攻势中,都注入了武道王者的意志之力,武王以下的强者,根本承受不住。 可是你,却毫无所觉,真令本座意外。

”武道王者的意志!?秦墨脸庞抽搐,王者意志,不可侵犯!他终于明白,为何黎枫雪行的音波中,蕴含的真焰之力是宗师境,却能轻易洞穿【大道守剑】的剑图。

皆因为,那样的音波中,蕴含着武道王者的意志之力。 武道王者的意志,只要有一丝渗入体内,王者境以下的强者都不能承受,一经发动,便会爆体而亡。

不过,武道王者的意志之力,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凝练的,唯有王者境的绝艳强者,才能够凝练出王者意志。 只是,秦墨也不明白,为何自己会不受影响。 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,秦墨霍然明了,自己不受影响的原因,很可能是因为斗战圣体!“人族的圣体之躯吗?”黎枫雪行此时也恍然,诧异道:“若是圣体,本座应有察觉,难道是残缺的圣体……,传说中湮没的斗战圣体?”这个可怕的家伙!?秦墨心中狂骂,黎枫雪行实是太敏锐了,立刻就猜出了他的身体之秘。

不过,秦墨却是握紧佩剑,心中有了几分底气,若是黎枫雪行能够发挥的力量,仅限于宗师境,她的王者意志又没有效果,自己或有一丝胜算。 砰!忽然,黎枫雪行的右肩,窜起一道骨火,泛着金色的苍白火焰,狂野摇曳。 随即,她抬起手臂,一指点出,一道指劲射出,撼得虚空狂震,周围所有的景物都剧烈颤抖,出现一重重的虚影。 整个天地仿佛都变了,那道指劲袭来,看起来很慢,但是,无论秦墨怎么躲闪,发觉都躲闪不开。 噗……,秦墨的左胸被洞穿,剧痛蔓延至全身,他当即一口鲜血喷出。

砰……,又是一道指劲袭至,洞穿了秦墨的右胸,距离心脏部位,仅差些许。

哐当……,佩剑跌落在地,秦墨整个身躯扑倒在地,嘴里鲜血汩汩流出,他的嘴角却是浮现一丝自嘲的笑容。

他刚才的想法,确实太天真了,一个拥有王者意志的骨族强者,即使能够发挥的修为,仅限于宗师境,即使王者意志之力没有效果,也不是一个宗师境的武者能够抗衡的。 因为,步入那一层次的强者,单是对武技的领悟,就已达到惊世骇俗的程度。 “墨师弟,这是【帝骨十术】中的【截天指】,本座从不对王者境以下的武者施展。 但是,你身具斗战圣体,即使是残缺的圣体,也要给予这样的尊重。

”轻轻的叹息声传来,黎枫雪行的话语中,似是有些失望。

“就这样结束了么,这块玉璧的预言,仅是如此么……”轰隆!玉指点出,向下轻按,却是压塌了一方虚空,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,将秦墨的身体徐徐吞噬。 “就这样结束了吗?”秦墨心中也在狂吼,他不愿这样结束。

他若死去,阮峰主,宗门的师长、同门,还有东咚那群好友,该怎么办……不能这样结束啊!!!这时,一个如同利刃般的声音,在耳畔响起:“死到临头,也不愿放弃吗?”“怎能放弃?若是放弃,我身边的人该怎么办?”秦墨心中咆哮着质问。 “是呀,身边的人该怎么办呢?”那个利刃般的声音低沉下去,“既是如此,将你的心神开放,接纳我的意志吧。

”“你的意志……”秦墨的神智随着失血过多,开始迷惘起来,忽然,心脏部位一热,一股磅礴如海的力量涌出。

那是心脏中的金剑印记,释放出来的力量!这一瞬,秦墨只觉自己的神智,莫名清醒过来,却是已经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。 只觉,一股恐怖的意志主导了整个身体,涌现令秦墨自己都感到惊惧的力量。 嗡……,秦墨的黑发倒飞起来,肆意狂舞,凝成一道剑形,骤然刺向那个漩涡,将之刺得粉碎。 地上的血液,开始回流,从伤口重回体内,随即,胸口两个伤口中剑芒一闪,竟是闭合起来。 随即,秦墨站了起来,一股斩断天地的气势迸发出来,他闭着眼眸,却是连眉角都跳动着一缕剑意。

对面,黎枫雪行的眸子微微睁大,轻声诧异:“这是……”嗡……【狂月地阙剑】已是斩出,虚空顿时斩断,剑势如沧海横流,似从遥远的时间长河一端,轰然劈至。 面对这样的剑势,黎枫雪行首次露出凝重之色,玉指点出,与剑势碰撞在一起,四周的空间立时呈现蛛网般的裂痕,整座白骨牢笼摇摇欲坠。